鸡蛋煎饼

今天我去参加本省最大的鸡蛋煎饼摊主交流互助会。

本以为大家都会带着各自的家伙,或是推着煎饼的小车去,但一看之下我大惊失色。互助会里的许多人的确是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但都打扮得非常正式,衣着光鲜,俨然是成功人士的做派。

是我太肤浅了,做鸡蛋煎饼也能做出大学问来,我一直是知道的,只是摸不到门路,自然也不敢上前与他们搭讪。于是我就来到了穿着和我一样,看起来不怎么起眼的一桌上坐下。

我认识坐在身边的这位大哥,就称呼他为A吧。

我向A搭话:“A先生,你最近生意怎么样?”

A说:“还可以,我在的城市里鸡蛋煎饼早就泛滥了,不得已只好加些诸如大蒜香菜的辅料,有时候还会去进一些辣条香肠。所幸年轻人早起都没什么时间坐下来吃早饭,我又是路口的老摊主,所以勉强能糊口。”

这时候,旁边喝得微醺的B凑过来了,一嘴的隔夜蛋饼味:“哎呀A桑,你就是太死板了!你这样做下去,迟早也会歇菜的。现在年轻人啊,都喜欢早上起来吃甜的。那什么,糖分高脑子就容易转起来!早上就应该吃高糖分高热量的东西,再配一杯咖啡。我最近和C一起进了些加拿大枫糖浆,卖得还相当不错。”

刚出去敬酒的D先生回来了,听到了B君的言论,不大高兴地说:“你们别听他这么说。我和他一个城市,还能不知道他的情况?B先生,不是我拆你台,你现在早就和咖啡店合并了吧?鸡蛋煎饼早就是副业了,怎么还能称呼自己为‘鸡蛋煎饼摊主’呢?我看您呐,还是趁早收拾东西走人吧。”

B先生被他戳穿了,很不好受,站起身来就直直地走出去了。

A先生摇摇头,压低嗓音对我说:“B和D关系一直不大好,只是之前都是互帮互助的关系,现在D开了连锁摊,看不上B了,找了些理由天天冷嘲热讽来着。你不用在意,我们只要做好自己的鸡蛋煎饼就可以了。”

我点点头,拿起桌上的蛋奶酒喝了一口。其实我并不是非常热爱鸡蛋的味道,但现在市面上鸡蛋当道,蛋最便宜,也容易做成美味佳肴,所以多吃一点也是有好处的。

A先生是我的前辈,大学毕业的时候,我曾迷茫过一段时间,正好在他的城镇遇到了卖鸡蛋煎饼的A。他那潇洒认真的身影立刻打动了我,于是我便上前和他搭讪,成了朋友,逐渐爱上了做鸡蛋煎饼,最后入了行。

鸡蛋煎饼,最重要的便是蛋和饼。蛋是各自家中的老母鸡生的,也有从农场里购买的。饼,可以自己做也可能去市场批发,自己做的,如果好吃则更受人追捧,批发来的无疑是同样的味道和配料,想新瓶装旧酒出好口味,不容易。

我们的大前辈,大大前辈,二十年前都是起早贪黑,拿着自己前一晚做好的面糊与新鲜的鸡蛋去街上摆摊。那个时候,手机互联网都不流行,鸡蛋煎饼只在少数几个城市内流行。不过这也有例外,有些老师的鸡蛋煎饼做的实在好吃,也会芳名外传,于是便出现了“千里单骑只为一蛋饼”的美谈。

现在不一样了,交通发达,网络便利,大家都能在互联网上交流鸡蛋煎饼的好吃与否,甚至有不少的美食摊主公开授课,告诉大家如何做出好吃的鸡蛋煎饼。

我们这些在大街上摆摊的,迟早也会进入历史书本吧。

-

酒过三巡,A先生的眼角开始泛红。他握住我的手臂,似乎有些难受。

“你说啊,到底怎么才能做出好的鸡蛋煎饼呢?我做了五年,还想一直做下去,可就是没人来吃啊。”

我哪里见过他这样,不由得有些慌乱:“没有的事情!A先生,你的煎饼是我吃过的,最诚恳最地道的煎饼。你还记得之前的‘美美门’事件吗?我们只要一门心思钻研,做饼,生意一定能好起来的。”

“美美门”事件,那是今年年初的时候,流传在鸡蛋煎饼摊主之间的大热话题之一。

经营美美门鸡蛋煎饼的X小姐,被查出不法盈利。她的煎饼是最近三年内突然蹿红的,频繁登上各地报纸的头条。可能是竞争对手眼红,雇人悄悄彻查了她的背景和作坊,居然发现她在煎饼中添加了罂粟提取物。不仅如此,调查人还从她的邮箱中查到了不少买卖批发记录,发现她的鸡蛋煎饼其实都是半成品,是她从各个略有名气的小摊贩那里买来的。

本来热爱美美门煎饼的顾客们顿时炸了,纷纷上论坛,公共平台抨击她的行为。美美门煎饼在众人的攻击下很快就倒闭了,美美门本人也隐姓埋名,转行去做其他营生了。

其实我知道,像美美门煎饼这样的连锁店还有很多。因为鸡蛋煎饼真的很热门,大家便纷纷来做鸡蛋煎饼。其中不乏想捞一票就走的,想做个两三年转换心情的,还有想通过做鸡蛋煎饼扩大交际圈的,所以这很难说。

在此契机下,我也发现,其实除了鸡蛋煎饼外,还有很多热门的鸡蛋美食,比如厚蛋烧,比如蛋包饭,都已经在最近几年慢慢抬头了。

这是好事,我理应感到欣慰。但是,我还是觉得有些忧虑。

因为这些东西,都是用鸡蛋做的啊。

不是鸡蛋不好,而是鸡蛋实在是太多了。现代人吃惯了鸡蛋,就吃不下其他东西了,比如西蓝花,比如芹菜,我从没见过有人做芹菜煎饼,也没见过有人做西蓝花煎饼。

即使看起来会很滑稽,但要是钻研个三五年,一定也会有人做出好吃的芹菜煎饼。

可就是没有人去做啊。因为要做的话,那就意味着鸡蛋煎饼的受众都会跑走,摊主会面临饿死的窘境。

-

我喝着蛋奶酒,安慰着A先生。他的煎饼做的的确不错,如今也开始学年轻人做一些流行的新式花样了,他的摊子也开始小有名气。但似乎现在的A先生并不满足,觉得他做了这么多年,却依旧没有发家致富,他很委屈。

我叹了口气,想了想,准备继续举例子安慰他。

就在这时,宴会大厅的门突然被人打开了,有一对年纪颇大的中老年夫妻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

站在宴会厅中的Z小姐吓得打碎了手里的高脚杯,结结巴巴地说:“爸,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Z小姐的爸爸上来就给了她一个耳光:“败家娘们!你还有脸问我?你是不是不想结婚了?不想成家立业了?成天搞这些有的没的?说了多少遍女孩子不要去做这些抛头露脸的行当,等你上了点年纪,没人吃了就有你好看!你知不知道,我们的老脸都被你丢尽了!做鸡蛋煎饼做鸡蛋煎饼,你迟早得把自己给饿死咯!走!跟我回去!我给你在保洁公司找了份好工作!月薪三千五!有五险一金!还能介绍对象!”

Z小姐被她的爸爸拉住了头发,她惨叫着,在地上大喊:“爸爸!你放开我!我是真的爱做鸡蛋煎饼啊!鸡蛋煎饼是我想做一辈子的事情!我不做了,我会疯掉的!!我求求你!你把家产都给弟弟也行!我求求你让我做鸡蛋煎饼啊!!!!”

到底是寡不敌众,Z小姐的爸爸和妈妈两人一起,把她拖出了宴会大厅。

这十多分钟内,竟然无一人站出来帮她。我心中五味杂陈,不由得又喝了一口蛋奶酒。

不是我不想帮她,而是我做鸡蛋煎饼,也是背着父母的。他们希望我去政府机构上班,每天坐坐班,拿拿工资,三十岁之前成家,有个孩子,最好能和他们住得近一些。如果我站出去了,搞不好我的父母也会知道这些事情。我担不起。

-

互助会还在进行,台上高谈阔论,几位领军人物还在说着自己白手起家的经历。台下有好几人已经受不了了,两两抱作一团失声痛哭。还有人竟然受不了压力,钻到桌子底下大吐起来。

一时间小半个宴会大厅里开始弥漫起鸡蛋的诡异味道,主办人眉头一皱,请酒店清扫人员进来把这几位醉地不省人事的同行“请”了出去。

我扒拉着面前的银鱼炒鸡蛋,感觉也有些反胃了。D先生失去了B先生,表情有些落寞。我不知道他们两人之间的渊源,只是觉得朋友做到这个地步,也实在有些作。

“喂,收拾一下东西,我们要准备走了。”A先生突然拉了拉我的胳膊,让我注意。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我有些搞不清状况。

“我接到线报了,上头似乎发现了我们,赶紧的,我们从后门走。”

他和另外几位不熟悉的道上朋友道了别,拉起我就从后门跑出了酒店。

我们的摊子,大部分都是私下做的,很多人都没有牌照。如果被上头发现,那就是一抓一大把,随便抖抖就是一条肥鱼。

出来的时候,我们俩碰到了G先生和Y女士。两人都是业界大拿,制作的鸡蛋煎饼花样从来不重复,味道也千变万化,颇受大众好评。

只见G先生正和Y女士说着话,从脸上揭下一片面具。

竟然是X女士!

以传统风味,原料精选著称的G先生,竟然是美美门鸡蛋煎饼的创始人X女士!!!!!!!

我和A先生惊讶地话都不会说了。

X女士看到了我们,也有些惊讶,但还算镇定。

她走过来,从包里掏出两沓厚厚的钞票,对我们说:“两位不要拍摄记录。今天发生的事情就这么过去好了。我之前糊涂过一段时间,但怎么想都不愿意就此退出鸡蛋煎饼界。我热爱煎饼,想要继续做下去,麻烦两位成全我了吧。”

我能怎么办?看着她俩周围的彪形大汉,只能点点头。

-

今天发生太多事情了,我很累。

与A先生分别的时候,我询问他:“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呢?继续做煎饼?”

他一脸诧异地反问道:“难道不是吗?你难道不想继续做吗?”

我发觉自己说了错话,赶紧回答他:“是的是的。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问问你想不想在空闲的时候一起去其他城市找朋友们取取经。”

A先生觉得我说的有理,点点头:“可以的。虽然我现在很忙,明天的鸡蛋煎饼也还没准备。我们两个月之后约个时间吧,一起去首都逛逛。”

道完别之后,我这才舒了口气。

我一不小心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了,幸好及时掩盖了过去。A先生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我不想因为前途问题和他产生友谊裂缝。

我早就有了其他想法,只是苦于精力和金钱,没办法去实施。

X小姐给的这笔钱,可算是雪中送炭,我有了启动资金。

决定了,从下个月开始起,我要试着去做奶油可丽饼。

这么想着,我的眼前似乎又出现了一片光明。


全文链接
 
 
 
评论(3)
 
 
热度(181)
 
上一篇
下一篇
© 我是你婪老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