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俗

我这次挑战了自己的下限,全篇都是屎尿屁梗,如果看不来三俗的就跳过这篇。也可当个奇葩的约炮文看,反正是借梗挑战自己的。

答应我,看不来呕吐,失禁的别点。


————————gg————————


岳三最近得了急性肠胃炎。这正好换季嘛,年轻人,一不注意就发作了。刚开始那阵子他还疼得满地打滚,后来医生给他开了调养的中药,还千叮咛万嘱咐他,不要着凉,或是吃生冷的隔夜的东西,岳三这才好了一点。

蓝鹅,那老中医并没告诉他这中药有个副作用。岳三发现自己一兴奋,肠胃一蠕动,就会不分场合,不分地点,不分时间地吐。

这往往大家在餐桌上聊着呢,说过来说过去兜到了国足上,岳三劲儿上来了,仰个脖子就“嗷嗷嗷”吐了起来,岳三好脸皮被满桌子的酸水给破坏地一干二净,众人先懵逼了三秒,然后火速撤退。岳三只能一边忍着吐意一边和逐渐远去的众人解释自己不是得了乙肝。

他回头去找那老中医讨说法。

老中医还忙着给一个姑娘摸骨呢,看他来了就让他随便坐。岳三见他的手还在姑娘肩膀上像蜘蛛一样游走,很快就要游进胸罩里去了,连忙上前想阻止他:“哎你这老不正经手往哪伸呢信不信我一刀哇——”

哦太激动了,一不小心又吐了起来,吐个不停。

老中医摇了摇头,捞起边上的痰盂让他接着吐。转头过来,故作玄虚地捋了捋胡子,对姑娘说:“嗯,是个男娃。”

岳三目瞪口呆地捧着痰盂目送欢天喜地的姑娘离开。


老中医给他倒了杯菊花茶。

“都和你说了不要激动。你这个呕吐,就是我给你开的药产生副作用。啊,你别怀疑,我也是进修过西医的,知道怎么搞。具体和你也说不清,你就记住不要激动好了,不过吐起来也别担心,过个十天半个月就行了。反正你吐着也不会痛,忍一忍啊忍一忍。”

岳三强装冷静,内心和胃里都翻江倒海。说实话,要不是这老中医的药特别贵,他还真不想再继续吃下去。就算每次犯病时喝完药肠胃就一点痛感都没了,他也不想在人前天天抱个痰盂晃悠。

于是不出所料的,岳三的对象忍不住和他掰了。说是对象,不过一个炮友。只是这炮友特别爱干净,床上运动时要接吻也必须先含过漱口水。岳三没和他说,结果某天晚上,岳三洗过澡,灌了点酒,这边亲亲那边摸摸等对象小家伙翘起来了,就一个兴起给他口了起来。

对象一边舒服地捏自己的胸前两点,一边对他说:“哎你口了一会儿就别亲了啊。”岳三点点头:“知道惹唔呕——”

哦他没忍住又吐了起来,把对象的小弟弟搞成了鸡蛋沙拉浇热狗。

对象居然没有立刻跳开,而是愣在了原地。半晌才问道:“你……是不是嫌我脏啊?”

“???没有啊呕——”

“……没想到你的洁癖比我还严重。既然嫌弃我,那为什么还要给我口?”

“真的没有啊我这个只是呕哇哇哇哇——”岳三太激动了,胃酸和呕吐物如同小瀑布一般源源不绝,对象气得抓起衣服就走。

岳三还在后面追着跑:“哎你先擦擦啊呕哦哦哦哦——”


唉,连一周一次的合法性行为都没了,蓝瘦,香菇。

岳三连着好几天都吃不下饭睡不好觉,一是想念对象,二是想念对象的洞。同宿舍的基友看不下去了,抢过他的手机下了个约炮神器,三两下打好了个人介绍扔了回去:“看你能的,找人约个炮总没问题吧?”

岳三看着一条条刷进来的消息,犹豫着又给简介里加了一条:“目前患病,时有呕吐”。

瞬间手机就消停了。岳三重重地叹了口气,把手机丢回床上,想看一会儿最近的新电视剧,结果一开界面就看到了热播的医护剧,截图鲜血淋漓吓得他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不过隔天的时候,他却收到了一条加好友请求。岳三不耐烦地点开想要和对方说明自己身体的状况,没想到对方却发来了条新的信息。

“我兴奋的时候会失禁,要不要试一试?”

岳三的第一反应是你鬼啊试你个头,可愣了半天,想到自己也半斤八两,接着又想到了最近自己那腐女朋友看过的那部肉漫,那个受被日得哭哭唧唧地,最后还尿了,看起来很萌的样子。

……要不,试,试试?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雏菊空对月。

岳三打了行字发过去:“先发张照片来看看。”

三秒后,一张照片发了过来,图片有点大,岳三走到阳台上等了一会儿,这才缓冲了全图。他把烟点起来,仔细看手机上的自拍。

是个眉清目秀的主儿,长相偏柔,自拍也是普通的正面照,属于他喜欢吃的那款。发过照片之后,对方安静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问:“怎么样?”

岳三抬头望了望楼下走过的新生们,打字回他:“还不错。你真的不介意我会呕吐?”

“……你不是得了乙肝吧?”

“不是,最近吃的胃药有点问题”

“那就没什么问题了,我还遇到过激动就会拉屎的”

岳三盯着手机“哈?”了一声,哭笑不得,心想我们这学校里都是些什么奇葩。想虽这么想,岳三自己也不算什么好货。

色意熏心,岳三看着手机上男孩儿的笑脸,鬼使神差地回复他可以。两人一拍即合,约好本周六在深庭快捷酒店见面。


于是这一周就在岳三焦躁不安,口干舌燥,火烧屁股一般的等待中结束了。周六他早上十点起床,刮了胡子,找基友修了眉毛,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有接受基友递过来的化妆品。要是一会儿吐了起来,生理性泪水会把脸上的粉都冲掉,那可就真难看了。

约炮会面完全没有什么戏剧性,两个人在小餐厅门口碰面了,互相打量了几眼,就进去点菜吃饭。和岳三约炮的小伙儿叫云礼,挺文雅的名儿。云礼也是个文文弱弱的书生模样,只是很喜欢笑,岳三觉得自己又恋爱了。

话说约炮约出来的爱情算爱情吗?岳三挑着眉毛想了一会儿。

岳三不敢吃太多,象征性地吃了几筷子,掏出防吐的药丸囫囵咽下。云礼看他挣扎着吃药的样子,递过来一杯水:“来。你这病还真是活受罪。最近有好转吗?”

“好一些了的。不过还是有可能会吐,一会儿可能要对不住了。”

“没事,没事,大家都半斤八两。出来约的,就要做好心理准备。”

岳三默默喝了口水,内心有点小尴尬:敢情自己出来不是约炮的,是来上刑的。

快捷酒店周六周日挤满了来开房的一对对小情侣,岳三觉得有点不自在,浸溺在成年人的爱情气氛中的他产生了一丝的愧疚感。云礼看了出来,走上前拍拍他的手臂,对他笑了笑。

唉呀妈呀笑得真贼拉好看,爱情什么的见鬼去吧!岳三“啪”地一拍电梯按键,心觉裤裆里的大刀已饥渴难耐。

云礼稍微比岳三矮一点,岳三走路喜欢跨大步子,云礼只能加快脚步才能跟上他。岳三发现之后,便伸出手去拉云礼的手臂,这样把两个人的步调调整到一致。酒店的清扫小妹妹正靠在扫除小车上发呆,只见面前走过两个型男,一个拖着另外一个的手。

哦,来开房的啊。小妹妹瞄了两人的配置,觉得还凑合,又转头继续发呆。她所站在的这间房里,有三男一女正在开yp,“嗷嗷嗷嗷昂昂昂昂啊~啊~啊~”的声音站在这儿听得最清楚。不得不说,入行一年多,真是长了不少见识。


进了房间之后,云礼提出自己要去洗一洗。岳三就开了暖气,三两下脱得只剩下裤衩,靠在床头等他。心不在焉地扒拉了一会儿手机,这才发现之前被自己险些卸载掉的约炮软件上有新消息提示。是刚才在餐厅收到的,岳三挠了挠头,点开。

赫然是云礼的一张半身裸照。就在刚才两人吃完饭之后,他悄悄发给岳三的。从结账开始到开房岳三必然不会看手机,要看也只会在这个时候看。岳三心想我的乖乖,看不出这小子还挺闷骚的。

云礼并没有让他失望。他已经在浴室里灌好肠做好了扩张,粉粉嫩嫩地走出来。岳三看着他给自己戴上套子,还起身亲自己的嘴,觉得这回真是值了。手忙脚乱地前戏了一阵之后,岳三把云礼翻过来。

不要吐呀……不要吐呀……这回可不要吐呀……

云礼看岳三面目狰狞,龇牙咧嘴,连忙停下了自己若有若无的喘息,问他:“你怎么了,没事吧?”

岳云低头对他咧嘴一笑:“没事,没事呜哇呕呕呕呕——”吐了云礼一脸。

云礼脸上黄澄澄的,分外精彩。岳三吓得连忙抓起一边的浴巾给他擦脸,慌乱中还不忘检查云礼的小oo有没有软下去。虽然他的口技不错,但这种情况下他也不敢随便给云礼口,毕竟谁愿意自己命根上一股子胃酸味儿。

云礼看他一脸为难,叹了口气,从旁边的大包里掏出了个俩盆儿来。

岳三:“????”

云礼翻过身,把一个盆儿放在自己身下,把另外一个递给他:“拿着,要是一会儿还想吐,就放我背上吐好了。我重心很稳的。好了来吧!”

岳三一阵惊愕,这是何等高效率的解决办法!不由得对云礼心生敬佩。他也不再客气,重振雄风之后,对准洞口oooo,两个人都舒爽地“嗯”了一声。待云礼习惯之后,岳三就动起了腰肢。

渐渐地,岳三开始控制不住自己了,每撞一下就有一股吐意涌上来,但看着云礼背着小盆儿还哼哼唧唧的样子,还是不忍心吐出来。可还没等他吐呢,云礼的呻吟就转为了哭腔,下身淅淅沥沥的,已经失禁了。

岳三见他一脸享受的样子,突然觉得心安了不少。脑子里的弦一松,他也张口吐了起来。

这样,岳三每oo一次,他就会小吐一口,云礼就会漏一点出来。一时间房内呜哇呕吐之声交织着滴滴答答的漏尿响声,形成了一支富有节奏的小曲儿,四处弥漫着中午两人吃的海鲜烩面味。

可谓是吐着/尿着也要把约的炮打完。


酣畅淋漓,粗鲁痛快的一炮之后,岳三问窝在臂弯里的云礼:“要不要交换联系方式?”

云礼抬头看了他一眼,笑着点点头:“可以啊。”岳三看着他的脸,觉得这回自己是找到了真爱。

从此之后,岳三就过上了没羞没臊的,三天一吐的,大珠小珠落玉盘的生活。他和云礼身体很契合,炮友生活很和谐。随着情感的渐渐深入,岳三的胃病也治好了。

……

……

才怪。云礼在岳三胃病好之后很快就蹬掉了他,找了个重度抖S,就是能把他调教到连着尿一小时的那种,飞去马尔代夫定居了。

后来,每到换季的时候,岳三的胃总会疼几天,一直到他大学毕业,老中医也没能查出到底是什么问题。


全文链接
 
 
 
评论(8)
 
 
热度(6)
 
上一篇
下一篇
© luzl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