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匣之中:焚烧晶体(34)【全文完结】

三个人在一个阴天登上返回D国的一家私人包机。李竞和陆俭老神在在地坐在沙发座里,喝着香槟,谈笑风生。田贝惊恐地缩在座位里,上下打量着低调奢华的机舱。

“我一直知道你们很有钱,但没想到居然是这么有钱……你们做了什么?抢银行了吗?”田贝口不择言了起来。李陆两人听着一起笑了。

“你想多了,我们俩都贪生怕死,怎么会去做那种事。我们只是做了些好事罢了。”李竞摆了摆手,“不过话说回来,田贝,你打算以后留在瑞斯兰吗?”

田贝抓了抓手:“嗯……看情况吧,我有想过回D国,我妈妈养老金太低了。但瑞斯兰环境那么好,其实我倾向以后把她接到苏利耶去。”

“挺好的啊,有什么困难吗?”

“我妈妈恐同。我也还没和她讲自己找了个男朋友。”田贝这么说着,陷进了沙发里。“李竞你好像也还没和阿姨讲过吧?”

“我稍微提过,但她似乎也听不进去。”李竞摊了摊手,“不怕,现在我们也有钱了(虽然不是我的),她想要小孩我们可以找代孕,以后养老也能照顾到她。可能我妈会难过很久,但我是说什么也不会离开他的。”

田贝有些羡慕地看着两人。说到底,真的都是钱。没有钱,做什么都会遇到阻碍。他还需要在这条路上走很久,走到他成长得足够强大。


李竞和陆俭约见老友都是在中午,三人早上给莜莜子扫完墓之后,在陵园附近的农家乐吃了点家常菜就分头行动了。

李竞约了张先生和助手小刘,陆俭去见实验负责人。

说来也是奇妙,张先生和小刘两个人都出差来了李竞的城市,一听说他回国了,都很愿意来见他。虽然李竞早就和他们俩无干系了,但李竞的人缘还是一如既往地好。

三个人还神秘兮兮地约好了在车站碰头,接头暗号是“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野鸡闷头钻,哪能上天王山”,说完之后李竞和助手小刘笑得前仰后合。

张先生戴着一副圆圆的墨镜,理着很利索的大背头,一顶黑帽子扣着,一看就不是普通之辈。小刘倒是穿着很普通的套头衫,眉目很精神,看起来不像是灰色地带的人。

“李先生,真没想到您还会愿意回D国,怎么着,特意来见我俩的吗?”张先生一口平荆官腔,听着很是过瘾。

“算是吧。也正好回来给朋友扫扫墓,办点事。”李竞举起面前的酒杯示意两人。

“李先生也是豪爽的人。”小刘干了酒盅里的白酒,“看到您现在过得挺好,我这个前助手也放心了。话说您那位,真的是个厉害角色。”

“你是说陆先生吗?的确了不得啊。”张先生好像找到了话头,也有了兴致,

“您知道吗?陆先生可是进过D科院的人物。虽然在往上走的时候直接被调去做了实验,现在又被科院开除了,但是前科院人员的身份依旧是很牛逼啊。”张先生摸着自己那没有胡子的下巴,有些欲言又止。

至于他想说什么,李竞并没有多问,其实他也明白。

在李竞出去上厕所的时候,他和小刘说道:“其实啊,我知道的那些关于陆先生的信息,其实我后来也留意过,发现其余实验操作人员都加入了证人保护计划,根本无从追踪,只有陆先生没加入,甚至还一直使用国内的钱宝账户买东西来着。在李竞见到他之后,他在国内的账户就停用了。所以我有想过,会不会是他故意在留线索。”

“嗯,十有八九吧。”小刘点了点头,“真是苦了他们,本来他俩可以更普通地在一起的。”

“得了吧。要不是有D国发起的这个实验,你觉得这俩傲娇会愿意乖乖在一起?”张先生捞出支烟来,小刘递了个火给他。


三人从中午一直吃到了日将西沉,最后约定三年之后再一聚。小刘从组织里辞了职,即将参军入伍,这一参就要参三年,两人虽然有些惋惜,但还是祝他在军队里能顺顺利利。

张先生则继续回他的平荆,大隐于市,当他的情报贩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着大部分D国人羡慕的日子。

李竞早就决定了,要带陆俭回去见一见李妈妈。

李妈妈早就从医院的小卖部退居二线了,现在把店面盘给别人做,自己在家里种种花搞搞园艺,把家里整的像个热带雨林似的。

陆俭还是有点紧张,他握了握李竞的衣袖,李竞察觉到了,反手握住了他戴戒指的那只手。

“要十指相扣吗?”

“你说呢?”

李竞笑了起来:“那好吧。”


他们站在居民楼前,李竞手里提着瑞斯兰的点心特产,陆俭拿着一些贵重的烟酒,和李竞让他买的奢侈品。

两个人懵懵懂懂,小心翼翼,但却意气风发,气色惊飞枝头燕雀。刹那,好像回到了十多岁的时候,李竞刚考上大学,陆俭刚进科院,前面还有无数光明的道路在面前。


路过的小学生正了正胸口的领结,想让手里拿的鸡蛋灌饼离衣服远一些。他忽然看到了站在门口的两个男人,吓了一跳。其中一个比较高的连忙稳住了他拿饼的手,并笑着站开,让他走。小学生一边走一边好奇地回头,看着这两个人。


“你准备好了吗?”

“说实话吧,和你上刀山下火海,坐在米其林餐厅里嚼冰块,跪在街边抱着你讨饭,我都准备好了。”

全文链接
 
 
 
评论(6)
 
 
热度(39)
 
上一篇
下一篇
© 我是你婪老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