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匣之中:焚烧晶体(33)

于是后来就有了陆俭手上的这枚朴实无华的,只有一个银圈,中央镶嵌一颗小小的钻石的戒指。

他们俩的戒指花掉了李竞小半个月的饭钱,虽然剩下的一大半是萨缪盛情赞助的,但这也是在田贝无数个白眼下讨来的。至于他们俩是什么时候好上的,什么时候睡过的,田贝什么时候来的,李竞其实完全不关心。他关心的只有他的陆俭罢了。他的心尖尖肉陆俭宝宝。

……这么说陆俭听到了非得呕出来。


谢天谢地,好歹他的陆宝宝还是答应了他。李竞开心地几乎要在人前把他抱起来转圈圈举高高,但由于陆俭有着一颗巨大的羞耻之心,所以他最后还是作罢了。

“你说你买戒指几乎把钱用光了,那你以后岂不是一穷二白了?”陆俭问他。

“对啊,老婆,我们没钱了该怎么办啊,我舍不得让你打工的,要不我多找几份工作吧。”李竞认真地说。

“傻帽。”陆俭笑着推了推他的脸,“算了,你就安心当我的小白脸吧。”

李竞疑惑,心想陆俭被收走的钱应该比自己还要多,怎么可能还会有余款来养自己?但他马上就明白了——陆俭拿出一叠空白支票,在他面前扬了扬。

“你应该不知道,我之前在平荆玩老虎机中了个金多宝奖,至少还能再够我们两在瑞斯兰待五十年的。”陆俭拿着支票在李竞脸上拍了拍,一副“拿钱打你脸哦”的样子,“当然工作我还会做,我也不愿意一直待在家里。至于你嘛,当好小白脸,毕业之后想去哪里发展都可以,反正我陪着你。”

李竞噎得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儿捂着脸笑了起来。到头来,还是一样。

两个人在安顿完他们的家之后请萨缪和田贝来家里做客,借机拼命拷问他们是怎么在一起的。萨缪实在太好套话了,三下五除二就交代了自己其实在第一次见到田贝就已经喜欢上了他,可就是怕田贝没这方面的意思,因为文化风气关系,D国在外一直有恐同形象。

“后来啊,那次不是他和我斗酒喝醉了吗?我把他背回去,他竟然……”萨缪眼看他就要说漏嘴了,连忙一个酒瓶砸过来,萨缪立马扑街了。虽然他也早就喝得差不多了。

李竞早就知道田贝其实是个双,并且毫不意外他最后选择了萨缪。他是一个在D国这样把女做男用,把男当熊猫,然而男性还多出三千万的畸形环境下最典型的代表人物,不是说他不好,只是整个教育系统的过失让他更倾向于接受而不是付出。要是他最终追到了周莜莜子,结局也不会太好。

记得当初莜莜子曾和自己讲过,她不是不喜欢田贝,但她总觉得时机不对,人物不对,不应该是自己在他身边。那么应该是谁呢,周莜莜子其实也很好奇。李竞笑着说,如果到时不是你和他在一起的话,他会想办法去告诉她的。

就这样两年过去了,物是人非,往年的一切都成了定格。

“话说,马上就要到四月了,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回一趟国?”李竞拍了拍半梦半醒的田贝。

田贝皱起眉头来思考四月是个什么日子,随即他明白了李竞的意思。他点点头。

“两年了,也该回去看看她了。”他扶起倒在地上的萨缪,苦笑了一下。他对两个人挥了挥手,把萨缪塞进了他的小车里,离开了小别墅。

“我看你这次回去应该不止是要去扫墓吧?”陆俭从后面揽住李竞的腰身。

“真聪明。我还要回去见几个老朋友,你要来吗?”李竞揉揉他的头发。

“回去我们包机,但见你那些朋友就算了,我也有朋友要见。哟,你这什么表情?我好歹也是有正常社交的好吗?”李竞一副“你在逗我吗”的表情让他很不爽。

“好好好。我老婆情商一向高,桃李满天下。”李竞把他抱到了落地窗前的吊椅上,亲他的脖颈。

陆俭觉得有点不对,“诶,你干什么?”

“嗯……你不是说这个吊椅能从后面拆开吗?我们要不要尝试一下?”说着顶了顶陆俭的臀隙。

陆俭没说话,从李竞怀里站了起来,转到后面开始解开了几个搭扣,李竞一下没稳住,直直的从椅子上栽了下去。

“这个吊椅要玩,得先这么拆。”陆俭没忍住,嗤嗤笑了起来。李竞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把拖住了陆俭。

“敢玩我啊,”李竞把手伸进陆俭的衣服下摆,“看我一会儿怎么玩你。可别求饶啊老婆。”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24)
 
上一篇
下一篇
© 我是你婪老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