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匣之中:焚烧晶体(32)

要说到为什么李竞会这么急着结婚呢?

其实背后也没什么大的理由。


李竞从基地返回苏利耶之后,因为不知道陆俭何时才会被释放,整个人都瘦了三斤。他在审问会上得知了陆俭对自己远距离监控的事情,还是相当吃惊的。他以为一直都只有自己在考虑对方的事情,没想到陆俭也是一样的。他做的事情没有比陆俭高尚到哪里,所以也不存在要不要原谅这一回事。

他直接上线问利米她是不是陆俭的手下,利米先是发了一连串惊吓的表情包,然后很干脆地承认了。

李竞想也没想,直接一个视频对话请求发了过去。利米三秒之后就接受了。

接通后,画面上出现了一个秀气的蜜糖发色女孩,她的眼睛很蓝,鼻尖上还有一些小雀斑。她对李竞笑了笑,李竞注意到她头上还戴着白色的发网,是很朴素的女佣装扮。

“你就是利米?”李竞用通用语问她。莉莉娅好看地弯弯嘴角:“是的,我本名叫莉莉娅,以前是陆先生的女佣。现在依旧在他暂时转让出去的酒庄里工作。”

“我想我也不需要多问什么。你就说说,陆俭平时到底是怎么样的吧。”“平时啊……”莉莉娅转了转眼珠,“陆先生其实是个很无聊的人呢。”

李竞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倒没错。

“他每天早起会绕着庄园跑步,有时候会去镇子的市场上转转,更多时候就是在庄园里这里看看,那里摸摸,看几本书,和小猫玩玩。简直就像是个老头子。”莉莉娅耸了耸肩膀。

“或许应该形容是机器人比较好。我刚开始工作的那几个月,你知道他有多吓人吗?平时除了会点头摇头之外,什么表情都没有。可是后来某一天陆先生拿着一部蓝莓手机来找我,问我现在女生会用什么语气说话,我真吓了一跳,还以为他是要追女人了。”莉莉娅一边拿着手机一边在宅邸里转悠,带李竞四处参观。

“结果啊,我才知道他是要和人聊天,那个人就是你,李先生。我其实很想问为什么他不直接用真面目和你聊天,但后来我也感觉出来了,你们之间应该有过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所以他非常不想直接面对你。他是个很胆小的人,甚至连小猫雅各都敢欺负他嘞。”

“我今年23岁,也算是正值妙龄吧,女孩子之间的话题,什么美妆啦护肤啦虽然知道的不算多,但好歹糊弄糊弄外行是可以的。虽然我的兴趣爱好和普通女孩子不大一样,”莉莉娅说,“不过并不是什么不好的爱好啦。这不重要。我看他和你聊天的时候气色明显变了,甚至都会笑了,我想你应该是他非常重视的人吧。对了李先生,您到底……和陆先生是不是那种关系?”

李竞正在看着她身后的油画,顺口回答她:“你想说什么关系?”

“就是……相爱相杀?虐恋情深?之类的?”莉莉娅好奇地撑着脸。

“我们……很快就会同居了。”

“真的吗?恭喜呀!”莉莉娅听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开心地说,“我就说嘛。陆先生那么爱你,甚至把你的照片做成了小像放在卧室里,怎么可能……”察觉自己说漏嘴的莉莉娅连忙收声,但李竞早听见了。

“我能看看吗?小像?”李竞问一脸懊恼的女佣。莉莉娅还是点了点头,拿着手机上了楼,开了陆俭的房间。

李竞的小像被放在了陆俭的床头柜里,看得出之前是摆在桌上的。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了李竞之前的照片,还是之前做实验的时候自己交上去的,大一时为了办展特意照的西装照。

“后来啊,有一天他突然和我说他可能要离开这个国家一段时间,我当时还挺担心的,但他告诉我,如果不顺利的话,他还会回来的,当然我还是希望陆先生能够顺利。之后他就去了里约,但在去之前他曾多次想过还是不去了,我劝了他足足有十个小时,我说这次不抓住机会,下次见到又要是什么时候?还不如拼一拼。于是最后他还是去见你了。”莉莉娅一脸“夸我吧”的表情。

虽然知道陆俭在车站碰到自己有很大几率是他自己策划的,但听到这里李竞还是暗暗吃惊。陆俭真的太聪明也太自卑了。为了见自己,他到底做了多少功课挣扎了多少次啊?


撂了电话,他坐在还未拆封的新家具边抽烟。

房子钥匙他早就拿到了,定的家具这几天也在陆陆续续来。那张巨大的床还是请了四位搬运工才放进二楼主卧的。手边这张工艺吊椅要装在落地窗前,陆俭还说过这张椅子还能从后面拆开来,李竞马上调笑说那这椅子还真是有情趣了。

现在想想,那时候他和自己一起挑家具的时候是有多幸福,肯定比自己感受到的要强烈几十倍。他从情报商张先生那得知了陆俭的过去,从他的角度出发,一些奇怪的行为的确也说得通了。

不,这不是重点,既然打算接受他了,就要在未来慢慢影响他,让他能感受到更多美好的东西,这也是李竞的初心。

他抽完了烟,下了个决心。既然和我在一起就算是他现在最大的幸福了,那为何不把这份幸福再扩大一点?他想要什么,就给他什么,他想不到的什么,也一并给了他,这才是作为伴侣自己应该做的事。

下定了决心,他锁上了大门,跨上摩托准备去珠宝店。临走时摸了摸口袋,突然心里“咯噔”了一下。哎呀。这个,他的钱好像,有点不够。

之前实验给他的钱全都收回去了,现在身边只有一点平时糊口的饭钱了。怎么办?

那就……借钱吧?他隔着头盔抓了抓脑袋,然后发动车子往萨缪家去了。

到萨缪家时,还是上午十点多,隔壁的老爷爷已经开了割草机在突突突突地整理草坪了,花洒在空气中铺开了一小道彩虹。

“谁啊,不让人睡觉……”屋子里传来一个不耐烦的声音,然后门打开了。李竞傻眼了。

赤裸着上半身的田贝正挠着一头乱毛,打着哈欠站在门口。

?????????

这他妈??????

田贝一个哈欠打到一半,看到来者是李竞,顿时吓醒了,哦不,吓懵逼了,他站在门口动作维持在举起手的一瞬间。

“亲爱的,你的鸡蛋要全熟还是半熟?”后面围着围裙的萨缪探出头来。

田贝:“……”

李竞:“……”

萨缪:“啊是李竞啊!快进来!吃早饭了吗?要不要一起吃点?”

全文链接
 
 
 
评论(9)
 
 
热度(21)
 
上一篇
下一篇
© luzl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