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匣之中(31)

“如果我问你艺术,你可能会提出艺术书籍中的粗浅论调。 有关米开朗基罗,你知道很多,他的满腔政治热情,与教皇相交莫逆,耽于性爱,你对他很清楚吧? 

但你连西斯汀教堂的气味也不曾嗅到?你未曾站在那儿,昂首眺望天花板上的名画吧?可是我见过。 

如果我问关于女人的事, 你大可以向我如数家珍,你可能上过几次床,但你没法说出当自己在女人身旁醒来时,那份涌自内心真正的喜悦。 

你年轻彪悍,我如果和你谈论战争,你会向我大抛莎士比亚, 朗诵共赴战场,亲爱的朋友‘。但你从未亲临战阵,未试过把挚友的头拥入怀里,看着他吸着最后一口气,凝望着你,垂死向你求助。 

我问你何为爱情,你可能只会吟风弄月,但你未试过全情投入真心倾倒, 对她百般关怀的感受你也从未体会,你从未对她情深款款矢志厮守,明知她患了绝症也再所不惜,你从未尝试过痛失挚爱的感受。 你也从未经历过在她的病床前坚定不移地陪伴,紧握着她的纤手,因为医生知道你根本就不在乎‘探访时间’的明文约束。 

你并没有体会过‘失’的真正意义...因为只有在你爱某人甚于自身时才会领悟。我怀疑你从未付出过这样的爱。  ”

(以上自电影《心灵捕手》)


来的时候四个小时有如在地狱,回去的时候时间却像梭子一样,瞬间就滑走了。他坐在飞机上等待着。来的时候坐的是军用直升机,离开的时候却坐上了小型私人客机,但周围人对自己的态度依旧非常冷淡。他苦笑了下,想想也知道为什么。

可能这一回他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就算还有那张可怜巴巴的文凭,回去D国又能干些什么?总不能回去找自己那冷言冷语的母亲吧。他揉揉眉心,尽管如此,他还是带有着一丝期望。


飞机准时降落在了苏利耶国际机场。天气一如既往,晴朗异常。他不得不把墨镜戴上,就算只有十分钟,他也不希望别人看到自己有些泛红的双目。陪同人员只把他送到机场大厅入口,什么也没和他交代,只把他的手机还给了他。他一个人站在熙熙攘攘的出入口,目光垂了下来。

把墨镜拿下来放进风衣口袋,他想要打电话,突然想起来手机早就没了电。旁边有简易充电站,但是他根本不愿意走过去充电。他突然很害怕,到底害怕什么他也不清楚,那种失去了珍宝的感觉让他无比惶恐。

或许应该就马上买张机票返回D国?

“喂,你在想什么呢?”

他瞬间抬起了头来。

李竞在三米开外,对他笑着。那是他许久没见过的,一个灿烂如晴天的笑容。他左手拎着包,右手插在口袋里,全身散发着放松的气息。

陆俭没忍住,开始睁着眼大颗大颗流泪,他的表现让李竞吓了一跳,赶忙走过来捧起他的脸颊。

“哭什么呀,我这不是来了吗?你摸摸我的脸,再不行捏捏我腰也行,就这一次哦。”

陆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我,我以为,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嗯?我为什么不来?”

“我对你做了这么多事,这么多坏事……”

李竞把他抱进了怀里。

“你说错了,是你为我做了这么多。换个人来看,说不定不能接受你的行为,但是我能。”

“我能从你身上得到一切。所以啊,你也不要客气,想从我身上拿走什么都可以。”

陆俭差点要笑出来,却立马想起自己还一脸鼻涕眼泪的事实。他抹了抹脸,下定了决心,对李竞说:

“那我要你的余生,可以吗?”

李竞放开他,揉了揉他的头发。然后,就在这个晴朗的阳光可以透过的半透明大厅,无数来来往往的人面前,单膝下跪,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盒子。陆俭那颗智商高达250的脑子此时也完全当机了,他呆愣愣看着有些腼腆地,跪在他面前的青年。

“虽然有些突兀,”李竞慢慢打开盒子,“陆俭,我想和你在一起。你愿意戴上吗?”

这时周围有一些好奇地人已经开始怂恿陆俭接受李竞,他们吹着口哨,小声说着祝福的话语,友善地笑着,还有人解释道:“年轻人,瑞斯兰在上个月已经通过了同性婚姻法啦!”

陆俭似乎是听见了,又像是没听见。从他的唇角,慢慢地慢慢地生长出来一个巨大的笑。这个笑是这么美,周围一些人忍不住抹起了眼泪。

远处一个弹吉他的小哥忍不住走过来凑热闹,低头想了想,弹起了卡农来。一边弹还一边撺掇周围的人。这么抢镜的表演并没有影响到人群中的两人,一个人跪在地上,一个人站在对面,时间在他们周围越走越缓,有停下来的趋势。

不过陆俭还是迅速地说出口了,嗓音比任何时候都干净清澈。

“当然,我早就是你的了。”


本来你完全可以离开的,可是你回来了。

本来你完全可以抛弃我的,可是你没有。

本来你完全可以拥有完全不一样的人生的,可是选择了我的身边。

我们上过45次床,一起吃过136次早饭,79次午餐,104次晚餐,我同你说过3次“我喜欢你”,0次“我爱你”,你在我面前笑过,我在你面前哭过。我曾2758次有过放弃你的念头。但你却想要和我在一起。

这种万分之一的几率,这辈子,也只有这么一次会让人如此幸福,幸福到想要放声大哭。我是如此的不完美,甚至有些卑劣,你却愿意引导我一步一步走过来,我一开始只想从你身上得到一些常人才有的东西,你却给了我常人所期望的全世界。

你是全世界。

全文链接
 
 
 
评论(21)
 
 
热度(58)
  1. 清旅luzles 转载了此文字
    可是你没有
 
上一篇
下一篇
© luzl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