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匣之中:焚烧晶体(30)

李竞低头看面前的平板,上面很贴心地用D国文字写着问题。一共只有两个选项,是或不是。

乍一看是非常普通的实验过程描述问题,第一阶段怎么样,第二阶段怎么样,你怎么样,他怎么样,但李竞知道这中间必然会有蹊跷。可是他根本看不出来啊。他是被实验者,所能回忆起的都是实验中的细枝末节,大方向的实验步骤看是看过,但具体操作自己并不清楚。

关键是,陆俭让他放心,不会有问题的。

那么按照实验过程老实选择就可以了吗?李竞抬头看了一眼陆俭,他皱着眉头,也在做选择,神情严肃。

李竞抬起手,刚想开始选择,这时他瞥见扣在领带上的接收器从内侧在微弱闪着光。这个角度只有他能看见。李竞心生疑虑,把手放到否上,接收器的闪光顿时变成了红色。

……莫非是在教我怎么选?

李竞选了这道,下一道把手放在了是上,偷瞄了一眼接收器,这次变成了红光。所以应该选择白光的选项?他看了看题目,觉得选有白光的选项更靠谱一些。一共也就几十题,每一道都要慎重,李竞感觉到有汗水划过眼角,他却不敢抬手去擦。

大概半个多小时之后两个人都选完了,陪护人员递给两个人一人一块毛巾,让他们擦擦汗。高处悬挂的强光灯真的很蒸。李竞道了声谢,拿起毛巾把脸上的汗抹掉了。

结束审查之后暂时还不会出结果,也不会马上放行,两个人将被领到单人房内隔离,直到出结果之前两个人都不能再见面。虽然这段时间也不算太长,大概就两三个小时,但由于不允许与外界联络,李竞又紧张又无聊,一直问看守有没有什么可以打发时间的东西。

看守小哥皮笑肉不笑地问:“打牌吗?”

李竞摇头:“我不会。”

“那我估计就没办法了。”看守耸了耸肩,“等下,我记得沃特似乎有书可以看。你等等。”

过了几分钟,看守拿了本瑞语版《乱世佳人》进来,李竞:“????”

“你们这里的人还真复古文艺啊,看这个。”

“阿不,我看不懂瑞语,说到底这整个基地里就只有沃特特别喜欢瑞语书。你知道这是本什么书吗?”

“……我想你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李竞把书放到一边,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万宝路,扔给看守一支。

“你有火吗?”李竞问他,看守点了点头,掏出防风打火机给他点上。李竞把窗户打开,防止烟味触动烟雾警报。

男人之间有了第一支烟,话题就好展开了。

“伙计,我见过许多被捉来审查的,但因为这实验被捉回来的倒还是第一例。”

“哦?这话怎么说?”

“这什么实验,结果无非就两种,成功或者失败,哪有审讯实验人员的。据我所知,就我们这地方,关着至少四个实验失败的例子,其中一个,我倒不怕和你讲,”看守把声音压低了些,“实验人员是自己的父母,结果他把父母杀了逃了出去。”

“我看给你做实验的小哥很好说话的样子,所以你们这一例挺难界定的。你看你也不像是失败的样子,可你最后还是爱上了他不是?”

“这个我也控制不了,你说,爱上一个人能有选择吗?”

看守笑了:“怎么不能选择,一个人要是连自己的心都没法掌控,那人生也太容易被左右了。不过你也没法选择,这毕竟是个实验。”

看守满脸玩世不恭,他拍了拍李竞的肩膀。

“无论怎么样,你们俩要想在一起,一定会要做出点牺牲的。”看守摸摸后脑勺,“好像和你说太多了。还有烟吗?”

李竞把剩下的半盒递给了他。看守很高兴,对他竖了竖大拇指。李竞看着桌上的《乱世佳人》,心想在这种的情况下,读一读这些书似乎也不错。


三个小时之后,之前接李竞的金发男子走了进来。他依旧满脸笑容,只是这时候笑容变得索然无味,敷衍了起来。

“李竞先生,很抱歉告诉您,由于实验的失误,您这一例实验是失败的,给与您的奖金我们需要收回。并且连带您的特权。”金发男子很勉强地笑了一下,“我们将在十分钟之后送您回去。”说完他就准备往外面走。

“等一下,陆俭他怎么了?”李竞拉住了男子。男子低头看着李竞拉住自己的手。

“对不起。”李竞放开了他。

“陆先生情况有些特殊,需要留下继续接受调查,您不用怕,不会做什么的。”男子掸了掸衣服,“之前是一个什么样的陆先生,就还你一个什么样的。”

说完,他径直走出了房间,只留下门口的看守和李竞面面相觑。

全文链接
 
 
 
评论(9)
 
 
热度(18)
 
上一篇
下一篇
© 我是你婪老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