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匣之中:焚烧晶体(29)

一名一头金发的青年男子下了车,他长得很英俊,也很瑞斯兰。满脸笑容,没有戴墨镜。他操着一口地道的D国平荆片子,询问道:“是李竞先生吧?”

李竞点了点头。

“那请跟我们走吧。”他做了个请的手势,一边的大汉可没有留给李竞选择的余地,直接拉他上了车。

李竞本以为机构的分部就在苏利耶,没想到进了大厦上了天台直接到了楼顶停机坪。一辆小型军用直升机已经转起了螺旋桨,就等几人了。李竞进了直升机,金发男子坐在了前面小舱里,客气地笑了笑就拉上了窗户。这样李竞就和一大帮雇佣兵挤在了一块,完全看不到外面的景色。或许是看自己太几把瘦弱了,几个兵还戏谑地递了个小点心,用瑞语说让他补补身体。

李竞有点想把点心砸他们脸上,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飞机上很冷,高空的风一直往机舱里灌。李竞紧了好几次衣服,每拉一次一边的雇佣兵就笑一次。就这样四个小时之后,他们总算到了地方。李竞被冻得嘴唇直哆嗦。

“先生,请问您要来一点热可可吗?”一边的女兵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上面是几个不锈钢杯子,里面装着最淳朴的甜品——热可可。

李竞突然想到了陆俭对自己说的话,摆了摆手,笑着说自己不需要。这些杯子里,指不定就放着自白剂呢。千万不要吃陌生人给的东西,千百年,无论多少岁都要记住的事情。


不到半小时,李竞和陆俭就坐在了审查台前。虽然李竞被要求把所有的通讯设备全部关机或调成飞行模式,但别在胸口的微型耳机接收器并不能调成飞行模式,所以安检就单把耳内音响拿走了。

陆俭坐在李竞两米外的一张桌子前,两个人只能用余光看到对方。四周的椅子上坐着一些自己完全不认识的面孔,也不是当届政要。李竞面前放着一面平板和一个小型话筒。

“先生们女士们,我们的实验审查数据将不会公布,这里进行的审查将是一次非正式的,非公开的会议室调查。”一名黑人走到两人桌前,“下面开始进行审查。”

“实验方陆俭,你可知道你的实验被指作假?”

“我知道。”

“你可在实验中加入自己的情感?”

“没有。”

“你可有严格遵守实验步骤,没有出一丝差错。”

“最后两个时期过渡衔接过快,其余没有。”

“你可在与被实验方分离之后做到完全对被实验方不闻不问敬而远之?”

“我在一年多里走到了另外一个半球,所以我想,是的。但是他最后找到了我。”

“那你为什么不第一时间离开他?”

“因为,我想我是爱上了他的,所以我做不到。”陆俭表情毫无波动,用通用语字正腔圆说出了这句话。李竞忍不住看向他。

“那么你是在何时爱上他的?请不要忘记你说过实验中你并未掺杂私人情感。”

“应该是在我离开他的一年里的时间。我作为一个高智商情商达不到普通人标准的人,是他教会了我很多普通人的情绪感受,我是在回忆中慢慢爱上他的。”

下面有人忍不住用鼻子笑了一声。

“那么请问,您要怎么解释这些数据?”黑人说着,把一些数据调出来,放大给除了李竞的所有人看。

陆俭低头看平板,慢慢脸色有些变了。李竞觉得莫名其妙,低头也看了起来。过了一会儿,他脸色也变了。

屏幕上是密密麻麻的聊天记录,是自己和利米的。同时调出来的还有利米的真实信息。“利米”一开始是由一位D国男性申请的,随后交给了一位乌里欧斯女性使用。这两个人,就是陆俭和他的小女佣。小女佣甚至用自己的私人账号问过陆俭需要聊些什么话题。

李竞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陆俭。陆俭没有看李竞,却抬着头平静地看着黑人。

“没错,我爱他,当然想要通过任何方式了解到他的想法,他的情况,这都有错吗?”

“我做不到放下一切来和他坦诚,我就不能用别的方法来接近他吗?”

“请问诸位,你们有看到我在聊天中透露过半点自己所在的地理位置,或是真实信息吗?就连我的女佣使用的身份也是伪造的。”

“所以这根本没有问题,我只是使用了一种相对简便的方法,我也可以使用线人,但是我没有。”

“请问这违背了什么吗?”

黑人皱着眉头不说话。


“是的,你违背了。你违背了实验方的职业素养。你不应该爱上你的被实验者。无论什么时候。”这个时候,人群中传来了一个声音。他说完之后,所有人开始窃窃私语,认同了这个观点。

“好的,我们继续下一个问题,接下来请两方选择屏幕上的问题答案,是或不是。”黑人恢复了自信的神色,说道。


全文链接
 
 
 
评论(2)
 
 
热度(18)
 
上一篇
下一篇
© 我是你婪老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