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匣之中:焚烧晶体(28)

这一天的课程李竞不再有心思听。

颇喜欢李竞的老教授在讲台上挠挠头,平时常常主动回答自己问题的那个黑头发男生今天心不在焉,一直在划手机玩。老教授有点想让他起来回答问题,但想到他的作业和平时成绩,又有些于心不忍。


中午,李竞没有找学长或者学姐吃午饭,而是直接去了疗养院找陆俭。他走得急急忙忙的,连夹在书里的圆珠笔掉了都没有察觉。

他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但是总感觉会失去一些东西。或许是很重要的,自己从未遇到过的。正因为完全不知道会面对谁,什么样的审问,他才会非常焦躁。走廊上和李竞聊过天的小护士都被他的架势吓到了,赶紧侧过身子让他通过。

到达陆俭病房的时候,他正在吃一份玉米浓汤,手上拿着一份资料看着。看见李竞冲了进来,他把资料合起来,放在一边的柜子上。

“怎么,怕我喝完了不给你留一口?”

李竞看他优哉游哉,还能笑着说话,内心实际上是松了一口气的。他理了理头发,略尴尬地咳嗽了一声,走到一边拉了一张椅子坐到陆俭床前。

“身体恢复不错的样子。下周出院吗?”

“嗯。其实是后天出院。”陆俭把汤递给李竞,让他在汤凉之前喝掉。李竞看着手边的汤,虽然有点想喝,但他还是把碗端走了。

“陆俭,你接到消息了吗?就是审查的消息。”李竞在陆俭身边坐下来。

陆俭点了点头:“我们需要在瑞斯兰的分部里接受调查。到时候会有人接我们过去。你带西装了吗?别穿牛仔裤。”

李竞皱了皱眉头:“不是,陆俭,你完全不担心吗?”

“担心什么?”

“……就我们俩这个?”

“什么?”

“……我们的关系?”

陆俭往后坐,靠在了一堆鸭绒枕头上,抬了抬眉毛抿了抿嘴。

“我们的关系见不得人了吗?”

“没有。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我们之前不是医患关系吗?虽然我不是学这个的,但好歹什么‘心理医患在生活中不得私交’之类的准则我还是知道的。我们现在做的事情不就违背了吗?”

“所以你在心虚什么?担心我们关系曝光吗?”

“不是!我是担心……担心……”李竞有些着急,平时胸有成竹的状态完全不在了。

陆俭不易察觉地苦笑了一下,靠近李竞,看进他的眼睛里,说了一句话。

“不要吵,要亲亲。”然后在李竞唇上点了一下。

“……???”李竞一瞬间懵逼,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陆俭慢慢依偎到他的怀里,拿自己柔软的卷发摩挲李竞的肩膀。

“不要怕。不会发生什么的。如果你真的怕,我也会陪着的,至于他们会问什么,我也大抵清楚。”

“实验都是我做的,数据是我上报的,能有什么问题,我自己当时早就想过了。你要相信我的智商。就算你不相信我的智商,也要相信你自己吧。”陆俭埋在李竞胸口,让李竞无法抗拒他充满温暖的怀抱。疗养院里太冷了,无法被外面的阳光感染。


周一早上九点,李竞去学校递交了请假单,回出租屋换了西装,坐在街边的长椅上,看着地上阳光耀眼的光斑,一边抽烟,一边等来接自己的人。

“李先生?”助手在耳机里呼叫他。

“什么事?”

“没什么,只是希望一会儿审查的时候,希望您能带着耳机。虽然您听不到我的声音,我还是希望能以这种形式陪着您。”

“嗯,谢谢你。话说你叫什么?”

“我姓刘,叫我小刘就行。其实我还比您大一点。”助手在耳机里笑了起来。

“那成,听你的,把耳机带着好了。”李竞在一些事情上比较灵活,毕竟灵活也不会有什么坏处。

“那小刘,等你的服务时间结束了,要不咱们聚聚?”

“可以呀李先生。就是我这里离您比较远,还要劳烦您来回跑。”

“没事。就想见见我这个文武双全的助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好的,没问题。那再一次祝您好运。”

对话到这里就被掐断了。李竞站起来把烟掐灭,丢进了一边的垃圾桶。他看到,对面的街边驶来了四辆黑色的厢车。应该就是他们没错了。


全文链接
 
 
 
评论(5)
 
 
热度(20)
 
上一篇
下一篇
© 我是你婪老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