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匣之中:焚烧晶体(26)

两个人乘坐私人飞机在李竞的死线前14个小时到达了瑞斯兰境内。

李竞在飞机上颇为感慨,苏利耶作为世界第一适合疗养的圣地,从高处看依旧美不胜收,连陆俭也拉着毯子凑到窗边聚精会神地看了几眼。他们降落的时间是下午四点,正好是太阳盛将转衰的时候。有多漂亮也不用多赘述,苏利耶湖和远处的善拉雅雪山把整座苏利耶放入了一汪由蓝色,绿色,金色组成的蜜汤之中。

他们到的这一天天气比上次李竞来的时候还要好。萨缪早早地到了机场,站在自己的新面的外,戴着墨镜等待李竞一行人。

陆俭身体还需要静养,因此商量过后,萨缪还是先联系了当地的疗养院,把陆俭送了过去。李竞把行李放在了萨缪为自己弄到的短租房,换了身衣服就急吼吼地去报道了。

萨缪开车把李竞送到了东区第三大街的苏利耶大学设计学院,放下李竞刚想走,结果就被李竞拎出了车子。李竞对自己的瑞语依旧不自信,怎么也要萨缪来帮自己做做翻译,填填资料什么的。

事实上,李竞的瑞语的确还不过关。接待处的老师听他的口音就一直皱眉,并不能完全理解的样子。李竞迫不得已,只好放弃瑞语直接说国际通用语。

瑞语是瑞斯兰第一通用语,说瑞语能让使用者获得更多好感。接待处老师做了个“算了”的表情,就用自己比李竞还差的国际通用语让他填表,拿选课单,并告诉他如何缴纳学费,期末考试等一系列琐碎到让人崩溃但又无比重要的事项。李竞边听边记,感觉自己的国际通用语水平受到了侮辱。

穿着碎花衬衫的中年女老师说着国际通用语还不时蹦两个瑞语词出来,他能不崩溃吗。萨缪在一边全都听懂了,李竞要是卡壳了萨缪就会赶紧提醒他,到后来干脆自己也拿了一支笔帮他写了起来。

填完将近二十份表格之后,李竞觉得自己的耳朵几乎不是自己的了。他坐在门口的椅子上,用“我快要死了你赶紧给我买一瓶水来”的眼神看着萨缪。萨缪点点头,掏出李竞的钱包就往外跑。

李竞:“……”


设计学院还是挺大的,整体长方形,四角都有标志性塔楼,并以空中栈桥相连。一边与主校区连接,连接区是一大片草地。

李竞的研究生学制是两年,100学分制,修完毕业。和所有的海外研究生一样,学院给他安排了一学期语言课程,并计入总学分中。这或许会有一点痛苦,但只要努力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李竞问一些D国学姐学长要到了联系方式,准备以后咨询选课和考试的问题。

萨缪被他折腾得够呛,拍着李竞的背说:“哥们,你可得好好请我吃几顿你们D国的火锅啊,我今天可算是累惨了。”

李竞比了一个大拇指:“没问题老弟。”说着又把他拉走了。萨缪给他选的几套房子自己还没验收呢。

萨缪总算是没有辜负自己的期望。他的审美全方位超过了D国大部分直男,除了一套房子房型是枪型外,剩下两套都非常棒,最后他还是选择了离市中心稍有点距离,但离图书馆和艺术馆比较近的富人区小别墅。交通也还可以,出小区十分钟就能上大道,城市轻轨就在一千米开外。

整间房没有附带任何家具,于是他上了网找了图片,拿给陆俭看,想问他的喜好。说实话,和他在一起这么久都不知道对方的喜好,李竞还是挺惭愧的。

翻看家具公司寄过来的免费杂志的时候,陆俭注意到有一些家具被标上了记号。

“……为什么都是超级大床?”

“这个,睡觉的事情本来就比较重要嘛你说对不对。”

“那给我买个宜室的折叠床。”

“拒绝。你只能睡大床。”


站在一旁的保镖黑叔叔表示我是一棵棕榈我是一棵棕榈我是一棵棕榈我是一颗棕榈我是一棵长头发的棕榈我是一棵会流汗的棕榈…………


全文链接
 
 
 
评论(6)
 
 
热度(27)
 
上一篇
下一篇
© luzl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