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匣之中:焚烧晶体(25)

大约是六月二十日,助手打了一个加急长途给李竞。内容很简单,情况很明了。苏利耶设计学院的报道日期只有三天,三天不到就算本次录取作废。虽然助手已经掏了好几遍脑壳想要帮李竞延后报道日期了,但他最后能做到的只有帮李竞订到一架私人飞机。

李竞也很想一直留在病房里陪陆俭,这才刚两情相悦(一个让他有些难以启齿的词),照常理来看剧情应该是两口子天天酱酱酿酿,上上下下左左右右转圈圈,但这想想也不可能。他还有一周不到就必须赶到苏利耶设计学院报道了,不然之前做的那么多努力都会化为泡影。

他必须走了,只是他还面临着一个问题:怎么开口让陆俭和自己一起离开?

李竞此行的目的就是带走陆俭。他还和助手讨论过怎样才能把陆俭带走,但这些方法无一例外都非常不人道。虽然他也清楚,一旦开始做就不可能停下来,但多少的爱恋和良心还在约束着他,所以强拖人走的手段他希望能不用就不用。


“陆俭,跟我走吧,好不好。”当然最后,他还是直接问了当事人。对于陆俭,打直球是最方便的。李竞看起来是很散漫很随性,但实际上他朋友经常被他鸡婆死。当然田贝也老是被他聊人生聊理想。

陆俭当时正在看平板电脑,似乎是听见了,又似乎是没听见。李竞有些紧张,手里捏着楼下自动贩卖机的一次性咖啡纸杯。

等了一会儿,陆俭抬起了头:“去苏利耶吗?房子买好了吗?”

李竞:“?”

陆俭:“你要带我过去,总得先把房子搞好吧?还有记得我不要靠山的房子,靠湖可以,要带游泳池,周围不要有公共设施,出行要方便。”


李竞沉默着走出了房间,然后划开手机,点进相册翻了起来。手机里存了大概有几十张房产广告,他大致搜索了一下,然后就全部发给了助手。

过了一会儿,助手的电话进来了。

“李竞先生,您挑房子我估计帮不了您,毕竟我不在苏利耶。”

助手有些吞吐,这是他第一次拒绝李竞的要求。

李竞有些奇怪,毕竟助手从没说过“不能做”,“没办法”这样的话。

“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李竞先生,我不是您的保姆,什么都我做的话,您以后离开我了又该怎么办呢?”助手的口气似乎是回到了一开始的态度,很礼貌,带一丝笑意,又非常客气,透着疏远。

发生了什么吗?为什么他会这么说?李竞一瞬间发觉了不对劲,但是要他说是什么不对劲。

“我和您的合作时间所剩不多,希望您能好好利用您手边的资金和人脉资源,当然我也非常愿意和您继续合作。以及您的私人飞机是在本周周二下午到达乌里欧斯国际机场,机票您可以在机场兑换,我马上把兑换凭证发给您。”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下意识觉得不会是什么好事。李竞先答应了助手,接着思考起了这些日子的事情。

对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专项实验在几个阶段之后还有很长一段恢复期,而这个时间内实验者和实验对象都会配备一位助手,随时跟进观察,并帮助两者早日回到日常。帮助时间初定是两年,当然也有一些难以恢复的实验对象可能需要四五年,乃至十年也是有可能的。这项实验开展的时间已经超过了十年,所以现在来看发生什么都不稀奇。

助手是个双商非常高的人,他不可能做什么对自己不利的事情。所以他拒绝自己的要求必然是有原因的。至于原因是什么,说朦胧也朦胧,说明了也明了。

就像在迷雾之中,能看到或远或近靠近的捕食者,待在原地会安然无恙,但他不得不迈出这一步。

李竞点起一支烟,翻开通讯录,找到了萨缪的电话。想要找房子,还是拜托本地人比较好。


萨缪在那头很是高兴,李竞之前也和他联系过一次,早已经和他说明了自己要找房子的意愿。萨缪本来已经给他找了几间不错的合租房,正等着李竞到了直接去看看,这回李竞直接告诉他,自己要买房,让他先过去参谋参谋,中介费不会少给他,萨缪当然高兴了。

李竞把那几处房产发给萨缪,嘱托他好好调查一下周边的交通线路,人文环境,公共设施等,当然游泳池也非常重要。萨缪在电话这头听得一愣一愣的,心想,这小伙子真有钱啊。

交代完这些,李竞就忙着处理陆俭搬家的事宜了。


说是“搬家”,其实是暂时交托一下庄园的管理事项。管家和小女仆并不能跟随两人去瑞斯兰,所以陆俭就请了那位生意伙伴的调酒师——那位同样来自D国的小姑娘,接管下庄园的生意。房子暂时就让她使用了,只要不随意更改布置就行。陆俭非常大方,大方得让女调酒师有些目瞪口呆。

他其实很明白,女调酒师在乌里欧斯没有什么朋友,更别提靠得住的人脉了。换做以前的陆俭,他可能根本不会理睬这些和他人生几乎没有交集的女性,人生沉浮不是他可以管的。不过这两年里他觉得自己变了很多,似乎以前不会去做的事他也愿意去试一试了。简直就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最后陆俭带走的,不过是几幅画,一点衣物,一些电子设备罢了。他和来的时候一样轻巧,似乎都没有在这个国家留下什么。

全文链接
 
 
 
评论(3)
 
 
热度(20)
 
上一篇
下一篇
© luzl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