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匣之中:焚烧晶体(23)

李竞正在医院食堂捏着买的饭券左看看,右看看,不知道选什么好。食堂的饭菜据小护士说并没有非常好,但种类之繁杂,口味之奇葩足以和一些大学食堂相比较。

最后折中,他还是选了即将被买空的肉类A套餐。A套餐里是家常煮菜,两三样配菜加米饭。是非常清淡的菜式,身体恢复中的病人非常喜欢这个套餐。

炖菜里的猪肉做的还是很下饭的,但是量有点少,味道也有一点淡。李竞滑着手机,随便和利米聊着天。他最近很是心不在焉,利米都抗议过好多回了。李竞顶着半颗鸡蛋那么大的黑眼圈,每天还能抽时间出来和利米聊天就已经很厉害了。

他吃完饭,把餐盘往回收箱里一丢,然后就往楼上走去。他的机票已经改签两次了,再过五天他就要开学了,可是他现在已经完全不在乎这些事情。他身上似乎是散发着黑气,每天除了看书就是蹲坐在病房外。

等待不仅是乏味的,还是痛苦的。不要认为等待有多甜美,他足以毁掉一个人所有的念想。有多少年轻人在这种毒品中万劫不复啊,数都数不过来。


当他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意外发现之前一直拦着自己的保镖大汉站在门口,似乎在等什么人。

反正也不是自己吧。他内心嘀咕了一句,走过去,打算坐在长椅上休息一会儿。但当他刚走到长凳跟前时,保镖却用正宗的D国语说:“李竞先生。”

“我们老板要见你。”

李竞瞬间回过脸来。他几乎怀疑自己是疯了。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陆俭对自己躲闪还来不及,怎么会愿意见自己??他停在上一秒准备转身的动作上,脸上诧异的表情一波一波地变。

大汉不耐烦了,直接走过来把他拽进了房间,然后“砰”地关上了门,用行动告诉李竞你个智障。李竞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就一个趔趄进了房间。

房间里安静地很,只有电子仪器在时不时发出声响。李竞一瞬间竟然忘记了自己是否还记得怎么呼吸。他的目光在地上慢慢扫过,甚至不敢往床上看。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在怕什么,可他就是怕。生怕看见陆俭。

生怕看见他一脸冷漠地正视自己。


“李竞。我也累了。”

“如果你还喜欢我的话,我们重新开始吧。”

陆俭的声音轻悠悠地从床上飘过来,却猛烈砸入了李竞的双耳和胸腔里。

他目光乱了,四处看着,忽然想起来自己还可以说话。“你,你说什么?”他想让自己镇定下来,至少不要那么怂,但是他根本做不到。他觉得自己的目光是在地上爬的。

陆俭在床上轻轻叹了一口气。“你过来。”

李竞很听话地走了过去,像个挨训的小学生一样站好。

“你可以抱抱我。”陆俭伸出一只手,握住了李竞的手腕。

下一秒,李竞整个人就炸开了。他几乎是依照本能把陆俭揽进了怀里,身上的衣服有三天没换了;头发有些乱糟糟的;脸上胡渣还有些扎人,这些都不是事儿。

陆俭身上味道真好闻啊。他想着,又紧了紧胳膊。陆俭把手环过去,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背,然后也抱住了他。他把头埋进了李竞的胸膛,并不说话。因为他这个时候听见了李竞的心跳声。巨大而充满活力,幸福而兴奋,这是他好久没有听见的声音了。上一次还是在某次酣畅的性事之后,他靠在李竞胸膛上听见的。李竞看着他一脸好奇的样子,还忍不住笑了。

“真的可以吗?”李竞丧气地说着,手还是一点也不愿意松开来。

“嗯。”陆俭在他怀里回答。

过了一会儿,李竞的肩膀剧烈颤抖了起来——他没忍住,哭出了声。陆俭看着他一脸泪水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但他挤不出笑脸来,只好苦苦地咧了咧嘴角。陆俭从一边的纸盒里抽了张纸,给他擦眼泪。李竞头发蓬乱,满脸鼻涕眼泪,可是看起来居然很可爱,陆俭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李竞放在陆俭肩膀上的手一直都没有放下。

全文链接
 
 
 
评论(22)
 
 
热度(34)
 
上一篇
下一篇
© luzl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