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匣之中:焚烧晶体(20)

[我怎么可能抛弃你啊。]

看着李竞低头走回了房间,陆俭轻轻呼出了一口气。他内心正翻江倒海,此时的心跳声没人能听到。声音是如此响亮,回声几乎震疼了他的胸膛。

陆俭关了电视,走进盥洗室,没开灯,反锁上了门。刚才李竞手指残留在他皮肤上的触感还没消失殆尽,站在黑暗里,他忽然流起了眼泪。

他深知李竞的想法,却心有不甘。现在他在想什么,也不是不能猜到。

如果要他成为李竞生命中的惊鸿一瞥,他也是毫无怨言的。可就在陆俭决意放手的时候,对方却牢牢抓住了他。两个人之间,好像有时间差一样,言语,想法无法瞬间传递,反馈来的总是被误解的恶意。

对陆俭来说,没有什么比第二次放手更让他难受了。那么就抓住这次机会吧。

小女佣在和他聊天时,握着拳头这么和他说。如果不甘心的话,不妨试一试去争取吧。

不管结果如何,不管能相处到何时,只凭一腔热情定下了计划,轻轻一戳就破的谎言。秉持着苍白的自信,他还在这条路上走着。这也是他二十多年第一次坚持到现在的事情了。


李竞这两天开始买新鲜的食材回来了,学着菜谱上给的方法学做菜。因为屏蔽器的关系,他只能买菜谱书回来,而乌里欧斯的菜谱他又看不太懂,搞错了量,放糖放盐也是懵懵懂懂。忙了两天之后,才能做出还算能看的菜式了。

他一脸喜气地把菜摆盘上桌,又拉陆俭到桌前坐好。

陆俭看了看菜,在心里摇了摇头。西蓝花煮的太烂了,包菜炒枯了,番茄炒蛋做成了蛋炒番茄。你说说你这个样子,我怎么放得下你。离开我一定是每天吃外卖,直到你找到……下一个人。陆俭心里苦,拿起筷子尝了一口。

“怎么样?好吃吗?”李竞一脸期待地问。

陆俭只是放下了筷子,不说话。要多难吃有多难吃……

李竞夹了一口尝了尝,然后也默默放下了筷子。他叹了口气,抓了抓头发,拿起一边的酒来,独自喝了起来。

他喝了一杯又一杯,好几瓶下肚,也不说话。

一个小时之后,落地窗外的天色早已转黑,华灯初上,室内两人对着一桌早已冷掉的菜,只听得见李竞倒酒,喝酒,叹气的声音。

李竞脸已经渐见红晕。他似乎终于忍不住了,举起了一根手指:“陆俭,我这个月17号要去瑞斯兰了。”

“可能是我自作多情,自以为我们共事过(虽然是在我不知觉的情况下),说不定还有那么一点可能。毕竟身体相性的确好。”

“那一年里发生的一切,我不觉得是假的,但也一直不愿意相信。”

“和你一起的这一个月里,你还是一句话也不说,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可能吧,你已经找到了比我更好的人。我知道我不是个值得爱的人。”

“我承认我欺骗过你。”

“当时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还在思考怎么逃出去,可是你太温柔了。完全不像是个囚禁别人的家伙。”

“你那么木讷,又什么都不会,我很着急啊。”

“如果你打我,骂我,我还能有理由憎恨你。可是你没有啊。”

“你做了什么?你什么都没做,你只是在做着自己的事情。”

“我很无聊啊,我就想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但谁知道你那么有趣呢,反应还,那么……可爱。”

“我很少用这个词的啊。”

“我对你恨不起来。我每天对你的关注度都在上升,最后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怎么了。”

“我想我就是那个时候喜欢上你的吧。”

“对不起。”

“你既然还是不喜欢我,不想和我在一起,那我也没有办法。”

“希望你能找到个更喜欢你更爱护你的人吧。不要再一个人闷在家里了。多出去走走。”

“这个世界上人多如牛毛,一定有比我更适合你的人吧。说不定你还能有孩子呢。”

“我呢,就老老实实工作,挣钱,找个合适的女人结婚,生个孩子,最好和你长得一点也不像,这样我就能慢慢忘掉你了。”

“你是我这辈子遇到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什么都不懂,缺点信手拈来,还能这么喜欢的人了。”

李竞说着,一动也不动,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眼睛通红,不看陆俭却瞪着桌上的菜。他靠在椅背上,用尽力气说出了他内心的想法来。他这么自傲的一个人,要说出这番话来也要先喝下五瓶酒。

他们两个都太胆小,也都太傲慢。一个自恃聪慧,一个不可一世,就像两只山羊,在独木桥上谁也不让谁,最后只会一起落水,呛死在河流里。


李竞说完这些,就给陆俭解开了锁,捞起外套出去了。临走前丢下一句话,说自己在明早回来拿行李。说完这些,他就开门出去了,没有拿钥匙,也没有拿手机。

陆俭坐在昏暗的灯光下,看着面前的冷菜,逐渐脸上堆满了悲伤。

是我不好。

是我不对。

你不要走好不好??

他很想对李竞讲出这些话来,但是他说不出来。

他把菜倒入了垃圾桶,然后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他躺在李竞的床上,睁着眼睛看着指针走过十二点,一点,三点,五点,六点。他没有睡着,他也不想睡着。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用他的方式,不知道能不能再成功?

他是那么自傲的人,理论研究自己永远都是走在前沿的,手头实验却总是一团糟。就连当初的实验也是受了刺激去参与的。

所以他也不知道,这一次他能不能成功。他抬头看着对面楼上的保镖,对着耳机里的他说:“14分钟后打急救电话。”然后拿起边上的刀片,对着手腕割了下去。

全文链接
 
 
 
评论(7)
 
 
热度(25)
 
上一篇
下一篇
© 我是你婪老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