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匣之中:焚烧晶体(16)

没想到列车员比想象中要有用。她喊来了另外两个列车员,黑着脸把李竞架了开来,用钥匙开了门。叽叽呱呱说了李竞一通,硬让李竞点头不再闹事,这才把两个人扔在了车厢里离开了。

陆俭坐在座位上,有些局促地抓着外套的衣边。李竞心说你紧张个毛啊我还没说话呢。

两个人都不看对方。李竞把目光投向窗外,在幽蓝色的树丛间寻找着什么。走道里装饰的小灯已经亮起来了,散发着温暖的幽光。光打在两个人侧脸上,时间似乎静止了。火车正穿过里约城外的河道。这个时候月亮已经升起来了,然而太阳的光辉还没有完全消失,所以天空依旧是薄荷蓝的,带着点灰度。河面上有远处城市中灯光的反射,一大片一大片的粼粼波光,倒映入两人的眼底。

火车安静地在轨道上跑着,远处的里约城发出城市特有的低沉的嘈杂。

陆俭已经错过回去的站台,除非下车买票,不然他只能去里约住一晚。又或者,乖乖跟着李竞。李竞虽然想过再见面时自己可能做的种种举动,但突然让他面对陆俭,他反而不知道应该做什么了。该不该先打他一巴掌?

不不。搞得对方像负心汉一样。还是说冷笑着告诉他自己当时做的都是为了尽快脱出,根本没有喜欢过他?

不不不。这也不行,喜欢这个事情太复杂了,要说真没感觉也不是,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实验基础上的,情情爱爱反而变得模糊朦胧而卑贱了起来。

那干脆就对他说你以后就别想着离开我了?…………不。这样自己好像个坠入情网的小屁孩,一点独立的人格都没有。这又不是霸道总裁文,智障一样。

李竞不断考虑着之后可能发生的情况,整个人就像嵌入了车厢中,陆俭坐在他的对面,两个人就像在刻意模仿着对方。他们就在这样静谧而又彼此猜测的七分钟内,进入了繁华纷乱的里约。


到了站台,李竞抓着陆俭的手肘,拉着他下了车出了站台。李竞走得有些快,陆俭也没吭声,随他一路东转西转,走过了小广场和略潮湿的石块小路,到了一家小饭馆。饭馆风格简洁而精巧,占着临湖的一个小街角。在左邻右舍的烘托下显得格外敞亮温馨。

李竞拉着陆俭坐到了花束边的两人座上,招手示意点菜。随便听侍应生介绍了几个菜品和套餐,就下了单。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在这方面粗枝大叶,没有品位。

意外的是,奶油蘑菇牡蛎面很不错。

他饿极了,恨不得端起盘子来扒拉,但一想又太不雅观了(你也知道哦),只好拿叉子卷起来吃。吃金针菇培根卷的时候他还不时瞄一眼陆俭,生怕他突然站起来跑出去。

气氛很压抑,李竞吃得很不尽兴。正在他内心嘀嘀咕咕的时候,一抬头却看见陆俭哭了。陆俭坐在他的对面,睁着眼睛掉着泪珠。

我滴乖乖,你哭啥啊?!李竞瞬间懵逼,停下了动作,甚至大气都不敢出。


“李竞。”陆俭轻声说,“你为什么要来找我?”

“实验已经结束了,我们也两清了。我甚至下定决心抛弃了国内一切的人际,背井离乡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就是不想让你再看到我。你一定很恨我吧?你为什么要来找我?你就这么恨我吗?一定要把我折磨得痛不欲生才甘心吗?”

全文链接
 
 
 
评论(19)
 
 
热度(24)
 
上一篇
下一篇
© luzl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