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匣之中:焚烧晶体(15)

陆俭这天预约了酒商上午九点来酒庄取酒。请商人在酒窖里转转,请随行的品酒师鉴定葡萄酒。

长相俊美的白人酒商带了一位女品酒师。品酒师的胸口挂着小银盘,这是有身份的品酒师的象征。他们会用自己的盘品酒,不会使用其他器皿。

女品酒师在细致地品尝完酒,吐掉之后,对酒商点了点头。看来质量是过关了。酒商露出了笑容,邀请陆俭中午到自家去用午餐。每次交易完之后,应午餐之邀已经成了惯例。

这位酒商自己也是一座庄园的主人,原本和这家酒庄的所有人就是老相识,酒庄转让之后对方依旧愿意和自己做买卖,陆俭还是对他颇有好感的。或许这是因为他的品酒师也是来自D国的关系?

一次简式午餐吃掉了一个半小时。乌里欧斯的正餐非常复杂,漫长,普通外国人根本受不了这三个小时的煎熬。虽然绝对能吃饱,但参与者要先保证自己在主菜上来之前不会被饿晕过去。

陆俭对饮食的要求不高,平日里也偏素,吃的不多,一个多小时他反而觉得有点吃撑了。午餐过后酒商似乎是去接电话了,于是让品酒师陪陆俭继续聊。两个人往花园里走,酒商的花园建得很精致,角落里还有一个两百多平方的小灌木迷宫。

“陆先生,今回您怎么不急着回去了?我记得您过去都不大喜欢逗留的吧?”品酒师卸下工作时的扑克脸,打趣道。

“不急,不急。我有点吃多了,想在你们园子里走走。”陆俭笑着回答。

“是这样吗……陆先生,您在乌里欧斯呆了两年,就没想过要回去吗?”品酒师随意问。

“这个,暂时不考虑。”

“这样啊。陆先生,那您要是想要出门旅游,可以叫上我,我来做向导。”品酒师半认真半玩笑道,“我们家boss实在是忙,别看他桌上混得风生水起,实际还是很死板,都不怎么出去,我都快闷成包子了。”

“没问题。话说,你不是喜欢你们老板吗?怎么还是老样子?”这回换陆俭打趣了。

“唉,还不是我胆子小嘛。从留学到现在,都因为他我连个像样的恋爱都没谈过。”品酒师挠挠头,言辞中却透露着些许安然。


从酒商家中出来,他一个人坐火车从突尼回里约。里约虽然是大城市,但周围还是有不少小镇的,火车在这些小镇会停靠五分钟,供返家的人上下车。陆俭的庄园在里约外围,在一个小镇子下车后步行一点路就能到家了。

陆俭在酒商家呆了太久,上火车时已经是下午四点了。乌里欧斯的太阳在五月并不刺眼,适合靠在窗边小憩。他眯着眼,看外面的树荫。走道上的装饰小灯还没亮起来,在车厢的晃动下发出细微的声响。

差不多快五点的时候,天色开始有点昏暗了。

应该就是这一站了,陆俭站起来,朝出口走。正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听见外面有人用D国语言在打电话。

“助手同志啊,你确定是这里吗?我找了三圈了,根本没看见什么酒庄的路标和标示啊。一个下午了,我连水都没喝一口,你说回去我是不是应该扣你工资?”充满活力,气定神闲,极具辨识度。

陆俭立马掉头往回走,结果他还是晚了一步,外面的人已经看到了他的背影,迅速挂断手机丢进衣兜窜进车厢里来。陆俭听见了后面气急败坏的脚步声,狂奔了起来,跑回了原来的那一节车厢关上车门反锁,并用力抵住门。

李竞随后就赶到了,他的表情很是渗人,一只手趴在玻璃上,另一只在外面拍着门:“你出来啊!你躲什么躲?你有本事逃,怎么就没本事出来见我??”说着开始拼命拉门。而陆俭则在内侧抵着不让他进去。左右车厢的人纷纷探头看热闹,闻声赶来的列车员见状也傻了眼。

两个大男人这是演哪出?列车员有些手足无措,好言劝道:“这位先生,请你不要那么冲动,会打扰到大家的。有什么好商量。里面的先生,也麻烦你开开门吧,聊一聊,没什么解决不了的。两位一直这么僵持着也不是办法,大家看着多尴尬啊。”

李竞使出了吃奶的劲拉门,突然回头爆出一句话来:“我们俩不是好好谈就能解决问题的好吗?”


全文链接
 
 
 
评论(10)
 
 
热度(29)
 
上一篇
下一篇
© 我是你婪老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