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匣之中:焚烧晶体(12)

莉莉娅现在手上有两只手机,一只是自己买了两年的智能机,还有一只是男主人给自己使用的小蓝莓。小蓝莓性能好,但是男主人并不给自己带回家,而是只允许她在宅子内使用。主要就是为了和这个“L”聊天。

庄园里不止自己一个女佣,为什么偏偏找上自己了呢?有一次她鼓起了勇气,问了男主人。他把手上的书一合,歪头想了想,最后轻声说:“因为你话多。”

莉莉娅:“???”


不过她倒是很高兴能看到男主人的笑脸。记得刚开始的时候,他总是一个人坐在窗前地毯上,一坐一整天。明明是个这么帅的人,随便拿几张自拍放到网上都能赚一大波粉丝。

好歹现在好些了,至少知道他还是和外界联系的。莉莉娅觉得自己真是瞎操了心,心态有衰老趋势。可能这就是老爷说的所谓的“八卦”吧。

虽然不知道这个“L”是谁,但真希望他以后能和老爷好好相处。莉莉娅心里这么想着。


李竞和田贝的瑞思兰之行已经到了尾声。两个人在恩加丁河谷附近玩了一圈,由于没有向导又差点迷路。最后回到苏利耶的时候,两个人已经疲惫不堪了。田贝累得一句话也不想说,接近十小时的火车旅行让他强烈渴望着洁白的床铺和热水澡。

他们这回随便找了一家高档的酒店宿下,在D国标示的引导下总算是顺利办好了手续。田贝抓了包泡面就上楼去了,李竞则还有打算。他摸出一个号码来,拨通。

“喂,萨缪?是我李竞。你在苏利耶吗?那太好了。你知道附近有什么比较好的SPA馆吗?”


半个小时后,李竞见到了依旧笑容满面,但却有些萎靡的卷棕发青年。他站在十字大街口,挥了挥手。李竞快步走了过去,和他稍微寒暄了几句,就跟他往巷子深处走。

十字大街有半条充斥着热带,亚热带来的居民,他们把自己故乡的优良产业也带过来了……手工艺品,手制肥皂,以及精油和SPA。几百米长的街,开着大大小小的店铺,挂着五颜六色香气四溢的鸡蛋干花,点着不下百支香薰蜡烛。

他们走到了一个竖着一尊小佛陀的店门口,萨缪介绍说这家老板和他认识,可以打折。李竞拍拍他,说我请客。

两个大男人做SPA怎么看怎么有点诡异。李竞并不在乎,他知道这一代的水都是直接取的苏利耶湖湖水,而湖水则是直接从善拉雅雪山上流下来的。而他身子骨还没好透,做个SPA放松一下也没什么不可以。

做SPA之前可以泡澡,男侍从会在客人进入池子内把几块泡沫剂放到出水口,不一会儿池子内就充满了泡泡。萨缪兴趣缺缺,很早就爬上去冲洗身体了。李竞则又呆了十多分钟。他的腿在水里一泡感觉轻松了不少。

两个人到双人间的时候女服务生已经在等着了。她们把头发扎得很高,不戴首饰也不化妆,看起来很是干净。两个人躺在床上,一时间有些尴尬。

李竞转头看了看一边放着书籍,是这些服务生的。她们“塔塔马拉”“咔咔”地说着家乡话,并没有在意两个人。李竞想了想,还是开口了。“萨缪,田贝这两天不大对头你知道吗?”

萨缪“刷”得把头回了过来,双目晶亮亮的,完全没有睡意。“他没事吧?”

“他没啥大事,就是情绪不大稳定。你应该不知道他喜欢的女孩子最近刚去世吧?”李竞轻描淡写。

“什……他完全没和我说过。天哪,这,太糟糕了。”萨缪脸上仿佛在跑火车,表情丰富得很。“我还以为他只是被男女朋友甩了,没想到这么糟糕。”

“嗯。他本来就是个很脆弱的人,因为这个事还差点没法升入下一年级。”李竞看着萨缪揉自己的头发,“我也知道,你应该是喜欢他的。”

萨缪的手停在半空中。

“所以我希望你能温和一点待他,至少不要让他更难过了。”李竞尽量柔和地说。田贝现在应该是受不了任何刺激了,他需要能扶持他走出阴影的人。虽然不知道萨缪到底是怎么样的想法,但作为田贝唯一的朋友,李竞也希望友人能幸福,无论是什么形式的。

幸福的形式本来就不止一种,获得和付出有时候也是对等的。


后来李竞还给了萨缪做向导的酬劳,让他以后再和自己联系。李竞来苏利耶读书的话肯定还需要他的帮助。田贝看上去有些空空落落的,虽然比起刚来时好了很多。李竞心里清楚,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

他现在恨不得马上飞回去,和情报商联系,掘地三尺,把那个人找出来。

说不清现在他到底是什么感受,连爱和恨都分不清。但就是想要见到陆俭。至于见到之后会发生什么,一切都很难说。这个念头一直堵在他心口,渐渐蔓延开去,渗透入每一片肌肤每一条血管中。

全文链接
 
 
 
评论(5)
 
 
热度(27)
 
上一篇
下一篇
© 我是你婪老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