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匣之中:焚烧晶体(08)

如果问我活下去的动力是什么。

大概是不断与你博弈。



“喂,李竞先生你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我朋友走丢了,你们有办法能把他找出来吗?”

“额这个……只有您的蓝莓表上装了全球定位,除了您的亲属外其他人我们不方便随意安装。”

“那你们就没有别的方法吗?”

“有是有的,不过就是……”

“不过什么?有话快说,不要拖拖拉拉的!”

“有点小贵。”



李竞睡了大约半天,迷迷瞪瞪中翻了个身。这时他隐约感觉有点不对。

他一咕噜爬了起来,发现田贝已经回来了。坐在自己的那张床上,有点傻不拉几地盯着空无一物的空气看。

魔障了?饿了?撞傻了?发春了?李竞一脸懵逼地看着他。

也没见着哭天抢地啊,应该没被强上。那这是什么情况?

田贝眉毛略皱,看得出是有心事,但却并不是烦心事。有选择余地,时间也不紧凑。

他这是从莜莜子的事件里走出来了吗?

李竞去倒了两杯水,回来递给田贝一杯。

“没事吧?昨晚去了哪里?”李竞在他对面坐了下来,关心地问他。

田贝机械地喝了两口水,张了张嘴,努力组织了好久语言。“没。我在萨缪家里睡了一觉。”

一句话里信息量很大。依照李竞对他的了解,没事应该是有点事,但不是大事,忍一忍也无所谓。睡了一觉很可能不止睡了一觉,但起码的睡眠还是有的。至于这个叫萨缪的,应该就是昨晚带他走的那个男子了。

“你确定没……没事?”

“嗯。没事。我们什么时候走?”田贝镇定了下来,抬头问李竞。

“下午四点。坐火车去圣伦捷堡。”李竞舒了口气,不再多问他。

既然他并不觉得有什么大事,那就不算什么大事吧。

瑞斯兰的火车在去年已经全线翻新,铁路不仅舒适,开拓时还考虑了沿途的风景,因此乘坐火车畅游瑞斯兰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观光项目。李竞规划好了,他们坐的这几趟火车里,有清晨有黄昏,有正午也有深夜。真是不带女友来都亏了,还带了这么个拖油瓶。李竞在心里苦笑着。

两个人收拾了一下行李,李竞还是有些可惜的,苏利耶的其他城区还有好些名胜没转,这两天就只在附近逛过。

下楼随便吃了些什么,两个人就准备去火车站了。李竞还特意多冲了一会儿电,为了一会儿路上能继续和线上刚认识的女孩子聊天。瑞斯兰全国覆盖无线网,机场也可以办理短期手机号,所以他的闲暇时间和国内也没什么区别,上上国内不能上的网站,随便逛逛社交平台。

三点五十,两个人坐在长凳上低着头玩手机。李竞在聊天,田贝在玩消灭星星。他已经玩到第二百五十关了,从莜莜子去世后一周开始。

等待火车的途中有点无聊,李竞起身去买了点美味棒回来。美味棒全球通用,各国人民都喜爱。李竞竟然买到了腌小黄瓜味、苹果蜂蜜起司味和五谷豆浆味。

他一边拆着包装一边往回走,却看见田贝在和别人讲话——不对,是有人在和他讲话。一头深棕色的碎发,比田贝略高一些壮实一些,眼睛蓝得像善拉雅雪山。

是那个小司机。他来干什么?

李竞觉得有点不对劲,快步走回田贝身边。

“啊,这位是萨缪。萨缪,这是李竞。就是萨缪让我在他家借宿了一夜。”田贝客气地说。

李竞向萨缪点了点头,没有和他握手。“请问你是有什么事情吗?”

萨缪爽朗地笑着,摆摆手:“我想去冬加仑高地滑雪,你们第四站不是冬加仑吗?我正好顺路,就想着要不给你们做做向导吧。田贝说你们下站是圣伦捷堡,那边有好多修道院图书馆的,没有向导肯定不知道玩什么。”

李竞看向一边刻意低头不说话,死命戳戳戳戳手机的田贝。

算了,他开心就好。

全文链接
 
 
 
评论(9)
 
 
热度(19)
 
上一篇
下一篇
© luzl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