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匣之中:焚烧晶体(07)

李竞站在阳台上,拿了支黑冰爆珠出来抽。

抽爆珠的习惯是从上次尝试到特供养成的。一年多前他从来不挑三拣四,田贝瞅着网上那些爆珠论坛里觉着好玩,时常去淘一包两包来抽。李竞在他的盛情邀请下才会试一根两根。其实他不是不想抽。而是口袋里除了饭卡就是小狗零钱包,实在找不出闲钱买爆珠玩。

现在好了。


天还很亮,街道上还能看到弹吉他的年轻艺人。他把牛仔帽压低,不管有没有人往琴箱里丢钱,一个人在玩solo。音箱在他屁股下一连串一连串震动着,他胸前的金属牌叮咚作响。

阳光开始往高处走,阳台上还能看到远处二层,三层的洋楼屋顶上的阳光,反射到李竞的脸颊上。

过了一会儿,艺人的吉他声变柔和了,换成了女声。瑞语唱起来很动听,只是听不懂罢了。在远处小广场上,一对情侣慢慢跳起了慢舞。卖热狗的摊主支起了小板凳坐了下来,小炉子还在煮着着什么,氤氲起来的热气遮蔽了奶油色的招牌。李竞突然有些难过了起来。

这里明明离世界最浪漫的里乌欧斯那么远,隔着一整条山脉,但此时此刻却能感到什么。

他拿起了第二支烟来,还没点燃就捏碎了珠子。不完全燃烧的薄荷油味儿弥漫了开来,很复杂的味道。

等到日头彻底被山体吞没,他拉着田贝去了后院的小餐厅吃饭。说是小餐厅,其实是把后院改成了露天小饭店,每天放一点家常菜的小地方。青豌豆,咸猪肉,土豆泥,奶酪和炖菜。配上面包,说不上有什么浓油酢酱的感受,但食材上乘,其本身的滋味就已经很美妙了。就像田贝嘀咕的,吃过一次瑞斯兰的小苹果,D国的苹果就只能被称为“干草果”了。


小酒店的经营人并不喜欢凑年轻人的热闹,在这一天把吧台关掉了。于是两个人在六点半出了门,一路上跟着当地的小年轻直直地往另一爿城区去了。

乖乖隆地咚。到了之后两人才发现,这里整整四个街区都是酒吧和小型俱乐部。今晚大家就干脆把酒桶搬了出来,另做酒桌。几乎每条街上都有摆连绵的长桌,上面丢着铁皮酒杯。

“那是斗酒。”田贝看着一边的牌子说,“喝倒对方能拿到20瑞币。”

“走吧走吧。”李竞看了眼铁皮酒杯的大小,心里都有点发虚,“这家的酒看起来不怎么样。”

“你想玩?”田贝问他。李竞犹豫了一下,嗯了一声。心里还有点小激动。喝断片儿也不算什么,出来前就把手机钱包全放保险柜了,只要人不丢就行。

结果走了两条街,李竞才喝了两大杯就撑得走不了了。田贝却越喝越亢奋。

“嗝。”李竞坐在二楼的窗边,用蹩脚的瑞语谢绝了两边递过来的酒杯。田贝在下面和别人拼酒,他已经喝倒了了两个人了。肚子真大。李竞心想。他拿出手机来,旁边有人介绍说,啤酒节的赞助商是个APP应用的运营团队,在今晚打开这个名叫“SUP”的APP,摇一摇找到一名好友,共同发送一张啤酒节的照片再截图返给官方账号就能参加海外双人游的抽奖。

李竞摇了摇,发现周围人还不少。找了个还算看得过去的浅发美女加了好友,发了照片,就和人家聊了起来。对方是个很有趣的人,聊着聊着李竞态度不再敷衍了,兴致高昂了起来。但这并没持续多久,他肚子里的酒劲上头了,盯着手机屏幕让他力不从心,于是他抬头看向下方。

本来以为田贝喝完了两巡总该歇歇了,可他却像是喝红了眼,把前面赢过来的钱全倒在了桌上,用标准的国际通用语问:“还有人吗??”一副“我不是要喝死你们而是要喝死我自己”的狗逼样。

这当口,一个年轻人挤了出来,拿起了一边的酒杯,对着他示了示意,一口灌了下去。田贝当然求之不得,坐在了旁人搬来的酒桶上,面对面和他喝了起来。

唉。熊孩子,是真皮。李竞有些头痛,眯着眼睛观战。然而他越看越不对劲。这斗酒的另一个年轻人,怎么那么像之前那个小司机呢??

李竞的头真的很痛,容不得他再多看一眼。真是后悔,就不应该参加这些疯气十足的当地特色活动。他这么想着,趴在吧台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推了推他,李竞像活鱼一样猛得跳了起来,没稳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先生,已经三点了,您还是回家睡吧。”清洁工小声说道。李竞道了声谢谢,拍拍屁股爬起来,一步分成三步软趴趴地走了出去。

身上的钱已经没有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花光的。房卡还在,李竞摸了摸脑袋去找田贝。

但田贝并没如他所想的那样大字摊倒在街边。

路边零散着许多醉倒的男男女女,整条街呈现着一种糜烂香艳之后的颓丧景象。李竞在周边找了好久,依旧没有看见那个中等身材的死党。最后他终于忍不住了,跑进田贝斗酒的酒吧,用瑞语比比划划地问正在清扫的员工田贝的去向。

“啊,你是说那个喝得很疯的黄种人?第三轮的时候就醉倒了。他去了哪里?这个我也不知道啊。不过依我看,他很有可能是被带走了。”

带,带走了??李竞眼睛都瞪竖了。

“啊是这样的,昨晚我们酒吧还有一个活动,就是速配一夜。”员工有些不好意思,指了指横放在旁边的牌子,“斗酒之前大家都会说清楚,输了是愿意和对方走还是给钱。”

李竞脑子里的小人一拍大腿,大事不好了。田贝又看不懂瑞语,按他这粗里粗气的性格这会儿估计早被吃干抹净了。

店员看着他默默地把眉毛挑到了天上并迈出了门,思忖着:难不成这就是所谓的,抓奸现场?



全文链接
 
 
 
评论(5)
 
 
热度(21)
 
上一篇
下一篇
© 我是你婪老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