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匣之中:焚烧晶体(06)

李竞和田贝这次的瑞斯兰之行,大概是从其首都苏利耶开始,行走数个小城市,再回到苏利耶。

李竞没叫地陪,也压根不想叫——他想试试自己突击了四个多月的瑞语。况且田贝的国际通用语本来就比自己好,他就更不担心了。

虽然他想着是很美……但是他忽略了两个即发性问题。这两个问题如果是分开发生也无大碍,但是一旦重叠发生就有了致命打击。

其一,李竞不认识瑞语字体。其二,田贝目前精神状况让他拒绝与陌生人交流,他的国际通用语能力形同虚设。

内心隐隐的侥幸心理作祟,让他安稳度过了飞机上的十几个小时。而当他下了飞机,第一次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是有多乐观。李竞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现在的他就好像一个拿着一只五成新的电子词典的文盲,抬头几乎啥也看不懂,电子词典按一下叫一声,再按一下再叫一声。

出过国的人应该都深有体会,D国常年雾霾笼罩,城市规划杂乱无章,小一点的城市随处都是垃圾纸屑。而瑞斯兰则完全相反,天空一碧如洗,街道整齐干净有着浓郁的国家文化特色,就连空气都不会像D国那样刺痒刺痒的。才呼吸了几口,李竞就觉得自己这老烟肺像是被洗过了一样。

李竞拿出手机和地图,想了想还是没有拨助手的电话,而是打开了手机定位开始搜索定好的旅馆位置。

他俩定的所有旅店都是当地的小旅馆,人不多,但服务得当的那种。这得感谢李竞的那位电话助手,要换成一般的在线旅游服务,估计早把他俩坑的爸爸都不认得了。即使是这样,李竞也感到非常头痛。




查了大概有十分钟,李竞把手机放了起来。他站在瑞斯兰国际机场外面,看着外面的天,几片薄云漂浮在空中,挡不住温和的阳光照射下来。有些许凉风吹过,但却没有寒意。这是当然了——瑞斯兰全年最高温度不超过27摄氏度,最低温度不低于3摄氏度,气候和D国的坤林有得一比,然而前者是全国,后者只是一个城市。

高顶的球形机场内喧嚣四起,众人有如足下生风,在两人身边穿来走去。周围也有戴着小红帽的中小型的旅行团,不过来的大多数是一家几口,很少有年轻人三五成群。瑞斯兰是养老圣地,如果说D国的滨海,平菁和阿舍尔利亚的首都摩盾聚集满了还没挣够钱的富豪,那么瑞斯兰就是挣够了钱的富豪的地盘。

站得越久,越觉得自己格格不入,李竞扯着田贝,硬着头皮走入了阳光中。




好说歹说,两个人上了一辆的士。他们俩的旅馆太绕,司机来回的油费很不划算,前几个几乎是一听就摆手不愿意带的。

就算有意愿带的,一看田贝一脸阴沉地张口闭口说国际通用语,这心情也能坏掉大半。李竞在一边已经气不起来了,毕竟是自己拉他出来的,再怎么也得负起责任来。

碰巧的士小司机也是个年轻人,有着一头深棕色的短发,眼睛的蓝色深得像身后的善拉雅雪山。他一边放着国际上当红的流行rap,一边嘻嘻哈哈地用通用语问两人:“两位这是第一次来瑞斯兰吗?”

李竞有些听懂了,但他只会比划,急忙捅了捅身边的电子词典。田贝被捅到了肚子,“哎哟”了一声,很不高兴地白了一眼回去,开口:“是的。是我身边这位李先生强烈要求来的。另外我只是个翻译员,有什么好地方请你尽管向李先生介绍,有什么好吃的也请尽量和他讲。反正都是他出钱。”

李竞听懂了,又捅了他一胳膊肘子。

小司机笑了,问:“两位感情真好啊。结婚多久了?”

“……”二脸懵逼。




“…………啊??”

这回田贝没等李竞捅他自己先开了口,“司机先生,我我,我们俩,俩可不是情侣关系哦??我,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我是被他拉来旅行的。”

李竞连声附和,心想果然这小子没白学外语嘛。

司机愣了一下,略有些尴尬,他摸了摸后脑勺,不好意思地道了歉,笑了。

这个时候,电台里正好放到一首远方岛国的小众歌曲。

三人接下来一路都没怎么讲话,幸好车内电台的音乐听着还是不错的,于是三个人一个人强迫自己跟着音乐摇摆,手在方向盘上打拍子;一个假装低头玩手机晕车晕得七荤八素;一个转头看车外的风景转得头都僵了。

真是尴尬的爷爷来了也控制不住场面啊。


好在一路上善拉雅雪山的风景不错,沿路异国少女们的裙下风光也不错。一路无言,车也终于到了终点小旅店。

“你们定的这旅店挺不错的,虽然不算便宜但很便利。往前走两个街区就是火车站了,想去别的城市乘坐火车就行。当然附近也有巴士,”司机一边帮两人搬行李一边说,“周围有很多小吃店,酒店应该也提供早中晚餐的。”

李竞用当地语说着谢谢,递给他了小费。小司机乐呵呵地数了数钱,开口说道:“对了,今晚我们当地要举行啤酒节,你们要不要也来玩玩?”

啤酒节?李竞看了看有些疑惑的田贝。

“行啊,请问在哪里?”

“东城区的前五条街。那边的酒吧都会摆啤酒挑战出来。到时候那一片会很吵闹的,到了就能看见。”


李竞谢过司机,进了旅店。酒店风格的确不错,大堂虽小,但窗明几净。柜台上一个老妈妈坐着,戴着老花镜在看报纸。

四处打量了打量,两人就拿了钥匙上楼去了。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19)
 
上一篇
下一篇
© 我是你婪老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