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匣之中:焚烧晶体(05)

田贝的精神状况很不稳定,在学校里时常对着身边的物件流泪。每到天气晴朗的时候,就会跑到外国语学院的教学楼下面,或坐或蹲,盯着上方的某一间教室发呆。

李竞觉得外国语学院的学生快要被他吓成智障了。好在考完试就是暑假了,田贝也有一段时间可以缓冲。


考最后一门试的前一周,李竞翻着邮箱里面苏利耶设计学院的介绍,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设想:

为什么不拉田贝出去玩玩呢?

他“刷拉”拿出一张纸来,把利弊列了清楚。

某些地方来看,他也真是一板一眼得让人哭笑不得。或许这就能解释为什么他总能出乎意料地得到好结局。

写写画画了十来分钟,他还是决定要带田贝去玩玩。两人游能扩大他俩的视野,他自己能事先去查看以后将要读的学校,苏利耶是瑞斯兰的经济中心,和D国的昆弥是友好城市,城内对国人还算是有友好的,那么如果能有一次两次不错的回忆,对田贝的恢复也是极好的。

他点了点头,于是拿起了电话,向助手说明了自己的想法。


最后一门,田贝和之前一样几乎没有动笔,都是靠的李竞请的代考人员做完了试卷。代考的是附近大学城里名牌大学的学霸,教材用的和他们相似,但是上课内容有出入。李竞让他随便准备准备。

毕竟学霸到哪里都是学霸。人家的学习方法思维方式考试套路可能别人学不会,但分数都是一样的,随性的,想高就高高的悬着,想低就低低的挂着。

考试的时候,李竞还有点担心学霸的状态,结果学霸还以为他想问自己要答案,扔了个纸条给他。


考完之后,李竞就收拾了包袱,拉着田贝去办了签证。D国到瑞斯兰的签证一般一周内内办妥,这段时间李竞就置办了些出游的必需品,再请助手帮自己定了出行路线。助手还担心他们俩语言问题,问他们要不要找个地陪。李竞说不需要。

田贝陪同莜莜子学了专业世界通用语整整有一年多,这样他都忍下来了,口语水平肯定不错了。李竞最近才开始学瑞语,通用语没专业生那么好但问路啥的还是不用愁的。

这次去主要就是要逼迫田贝和别人交流。虽然不断使用语言会让他想到莜莜子,但不讲话的只有死人而已。活人还是要吃饭说话的,少一环节都不行。


假期才开始,李竞就拉着田贝登上了去往瑞斯兰的飞机。

足足有十二小时,李竞为了打发时间,搞了个小平板画画图,还带了本电纸书。田贝全程一声不吭,吃了一大堆乘务提供的瑞斯兰苹果之后就不停地睡。

李竞坐在他身边,只在饭点叫醒他。给他点了洋葱蘑菇鸡肉面套餐,问他要什么,他也只是回头和乘务说一个两个单词,顶多点头示意。高冷的不行,李竞在心里撇撇嘴。

这么幼稚的沮丧方法,估计也只有田贝做得出来了。


飞机上还是非常冷的,李竞问乘务要了两张毯子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开了小夜灯看电纸书。周围大家都戴了眼罩,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李竞太冷了,按了求助钮请乘务送了杯咖啡过来。乘务从暗处拿着红色的咖啡杯走了过来,并热心提醒他注意休息。

飞机座椅旁边的小灯是蓝色的,在黑暗中很漂亮。

今次的飞行没有遇上强气流,一路飞得很平稳。田贝坐在了靠窗的位置上,李竞没好意思让他打开窗户看朝阳的风景。虽然他知道云层上方的朝阳一定非常壮观。


到地点时是早上九点,瑞斯兰阳光最好的时候。

瑞斯兰是个非常漂亮的国家,在D国的西部,盘亘着十座山脉。是个毗邻多国的农牧经济型国家。历史上靠发战争财争取到了现在的地位。

山笛歌咏,日西坠,湖上歌女,吟游诗人,雪山牧羊。瑞斯兰是个让人心醉的地方。然而这里的消费水平非常高,D国旅行者们不敢随意停留超过十五日。最近几年黄皮肤的旅客逐渐增加了,本地贼人也开始蠢蠢欲动。

李竞知道这中间的来去,所以只带了少量现金,一部电话几张电话卡以及一张全球通用的信用卡。田贝带的比自己还少,真不怕被卖了。

全文链接
 
 
 
评论(8)
 
 
热度(21)
 
上一篇
下一篇
© 我是你婪老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