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匣之中:焚烧晶体(4)

4月是一段非常难熬的日子。

不关乎这一爿城池,而是全国的外语生。D国的外语大学生们,在4月要接受统测,原来无比美好的春天被这一场可以预测的狂风暴雨彻底摧毁。

然而老话说福不重来,祸不单行。大家本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考试月,但却在考完之后连放了一串又一串霹雳。

先是考完当天社交平台上有人爆料出有大规模泄题和买卖答案的现象,接着隔天北方一个学校被指出考前公然发放答案给学生背诵,并且不知什么原因,今年改革出的试卷与样卷完全不一样,所有考生都冲到出题大学的社交平台上声讨。

李竞对社会实事并没有特别关心,但由于田贝这一个多月一直都早出晚归去陪他的莜莜子女神备考,所以李竞也被动地每天早起背书,晨跑打卡。

田贝在这个一个多月里瘦了整整十斤,无时无刻不在李竞耳边嚷嚷“陪完今天我就在也不陪了哼叽”然后第二天又六点半爬起来屁颠屁颠地去买豆浆包子送给莜莜子。

嗯……其实李竞非常不建议田贝一直陪着莜莜子。倒不是有什么特殊理由,而是在面对这种大型的考试的时候,若即若离反而更容易攻略对方。无论男女。在对方最需要自己的时候再出现,给以温暖。田贝整天像个自发式暖气片儿似的黏着莜莜子,要多没脸没皮就有多没脸没皮。

最后考试的那天天气不错,但田贝陪考完之后实在是精疲力竭,于是就在宿舍睡了整整一个下午。

田贝的呼噜声震得铁床都在嗡嗡作响,李竞坐在桌前,几乎没法好好看书。

往后几天,田贝似乎是听进了李竞的话,又或者是懒了,他一直处于玩玩手机打打游戏,上完课就回宿舍睡觉的状态。这才是纯天然不做作的废柴田。李竞无可奈何,但又有些欣慰。


眨眼日月过。

五天之后的年级大课上,秃顶老师正在努力吹着牛逼,无奈这个牛吹过太多次了,吹到一半,说完了,老师站在讲台上紧皱眉头,死命想再挤一些出来。李竞在下面都快笑出来了。

这时候外面大道上突然嘈杂了起来。就像是一滴水甩入了油锅顿时炸开了,对面教室里的人也开始往外面涌动,吵闹之中好像有人大喊了一声:“有人跳楼了!!”

李竞教室里也躁动了起来。李竞打开校友群,顿时手机上跑过一溜众人的表情和讨论。老师巴不得能有什么话说:“哎,大家安静,大家安静!”

这时,李竞身边的田贝已经疯了一般窜了出去。

“抱歉老师!!我们俩突然肚子疼!”李竞立马站了起来,对老师说完这句话之后头也不回地追了上去。

他刚在班级群里看见有人说跳楼的是对外汉语系的周莜莜子。

大课教室离外院的教学楼不远,走路十分钟,跑步六分钟就能到。李竞自己的自行车靠在教室外,他蹬得飞快也愣是没赶上田贝。越往前面走越不好骑车,李竞干脆跳下了车跑了起来。

教学楼底下已经被保安和老师封锁了起来,外面包着厚厚三层人,大家都像鸭子一样伸着脖颈往里面看。

田贝疯狂地扒拉着外面的人,往里面钻着,到了老师和保安的包围圈外还在往里面撞。

“莜莜子!莜莜子!!”田贝撕心裂肺地大喊,李竞追上了他,和保安一起把他按倒在了水泥地上。

田贝在地上拼命挣扎着,嘴里还在喊着莜莜子的名字,边喊边哭。

几十米外那个血泊中的人,通过穿着一眼就能判定是周莜莜子。李竞不忍心多看那边的惨状,和保安一起把田贝押走了。

保安把田贝带回保安室好生安慰了一番,又让李竞出钱买了三瓶水,给田贝和李竞各一瓶,自己开了一瓶咕咚咕咚喝了一半才让他们走了。李竞几乎是把田贝拖回宿舍的。


班级群里讨论久久不息。然而讨论讨论着,田贝也被冠上了“最悲情备胎”的称号。田贝呢,完全不想和别人说话。他把自己关在宿舍蒙头睡了两天,醒了哭累了睡,李竞每天都要从他床下扫走一大推纸巾。

关键是,这还不算完的。

没过多久,李竞就从微客上得知,莜莜子跳楼的那天,全国有30所高校同时有外语专业学生跳了楼。和莜莜子一样,都属于备考很久却在考卷前落败的人。

等过了段日子,警方宣布他们发现这些大学生都来自一个专业讨论群,他们在考完之后集体崩溃了,并约好了在那天同时跳楼。有人还千里迢迢跑到了出题人所在大学的外院跳了。

出题人所在大学的许多学生在微客上狂骂那些经受不住考试压力的学生,说他们自己不努力,而其余大学学生纷纷指责出题人和泄题人,这场骂战顿时成了社会热点。

莜莜子的死,在学校迅速赔钱道歉之后落下了帷幕。周莜莜子家不是很有钱,家里还有一个弟弟,于是校方赔了一百多万并登门拜访了,这件事并没有太多后续。

只是田贝,就这样颓了整整三个月。李竞花了一万多请了外校一个人来代替田贝上课考试,这才让他顺利升上了大四。



全文链接
 
 
 
评论(6)
 
 
热度(25)
 
上一篇
下一篇
© 我是你婪老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