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匣之中:焚烧晶体(03)

一日暴雨。

周日早上,李竞躺在床上,抽一支不知道什么牌子的好烟。真的是好烟啊,过滤嘴上金纸缠了一层,滕云环绕,入口清香,没有杂气,过肺也是轻柔。以前老是听朋友里喜欢品烟的说,好烟出嘴轻,入肺沉。自己手里这只怎么也算是老阶级才能享用的特供了吧。

他冷笑了一声,把烟掐灭。



叶子花的观景楼层真是漂亮。

李竞坐在20层的旋转餐厅里,一只手托着下巴,一只手不紧不慢地搅着面前的咖啡。

“早啊。想吃些什么?”姜悦走了过来,手里拿着点菜单。

李竞对她笑了笑:“随便。我没什么胃口。”

“哦,那我可随意点啊。感谢土豪。”姜悦笑嘻嘻地说。

李竞表情有点复杂,把目光转移到一边摆的落地花束上。

两个人,一个故作轻松,一个目光游移,一边等待着点单的小妹尴尬癌都要出来了,这两个人是干了啥能气氛尴尬到这样?

想来她不会想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的。

姜悦同意和李竞开房,也同意保密。然而出人意料的是,李竞硬不起来。

没错,就是硬不起来。一个以前靠着风流甚至外校闻名的大学生,在遇到姿色上乘的年轻女性居然一点干劲也没有。

李竞对着姜悦说了声抱歉,然后冲进浴室忙活了半天还是没一点起色。简直就像是自体拒绝任何接触。

他火冒三丈,张口就是一声国骂。浴室的隔音效果不错,不用担心别人会听到。回到房间他只好对姜悦说自己今天太累了,改天吧。把她送到了别的房间之后自己就像泄了气的充气娃娃一样瘫倒在了床上。




所以现在的场面,不要说是尴尬了,简直就是尴尬他爷爷来也控制不住。

李竞在拼命想怎么才能阻止姜悦把自己不举的问题说出去,而姜悦在拼命想怎样能给李竞一个台阶下。说实话,如果回到一年之前,这将是愉快的一顿饭,姜悦也很有可能会和李竞继续发展下去,但时间,命运就是乐此不疲,没有什么不能被他们改变的,除了他们自身。

这事要是被田贝知道了,估计接下来几年都得被牵着小辫子走。李竞内心焦灼,一块松露羊肩插了几次都“啪叽”掉回了盘子里。

姜悦慢条斯理地吃完,提出要李竞陪自己逛逛12楼的百货商场。李竞一听,哎哎连声应着。

他巴不得姜悦提出些要求出来,好歹能弥补弥补。这也是姜悦想出来的方法了,让李竞不那么难堪。双方各有各的心事,两个小时下来,如食鸡肋。姜悦虽然收获了两只包几套化妆品,但却并没有一丝一毫兴奋的心情。李竞就像是没了魂一样,只会跟在姜悦身后走,比姜悦之前交过的男友还要傻。


把姜悦送回学校之后,李竞回到了酒店的房间里。他把自己目前的学科和学习状况列了出来,想要制定学习计划。很不幸,如果他想和田贝他们一起毕业的话,他可能需要三个分身才能顺利结束学业。

正在他想拿烟出来抽的时候,手边的电话响了。是一位男性私人秘书。


“你好。李竞先生,您之前和我们提的事情都准备好了,您将会以一名成绩良好的应届大学毕业生身份申请苏利耶设计学院,该学院有平面设计、科学插图、影视、摄影、室内设计、工业设计、首饰设计、服装设计、织物设计、绘画、美术设计教育等专业,一会儿我将发一份邮件详细介绍该校专业,请您在十日内选择好并回电给我。您学校那边的学业问题,我们考虑到您的专业衔接情况,帮您保留了一些实用的课程,并为您在校外量身定做了教育方案,也附在邮件中了。”

“好的,谢谢。”李竞简短地感谢了他并挂断了电话。手机邮箱的铃声恰到好处地响了起来,一点也不给他分神的机会。




这个时候,他突然想起来了上个月的某一天,也是这样的天气,几乎一样沉重的暴雨。

他还在和陆俭抱怨说天气不好,花坛里的花都被打蔫了。陆俭背对着他,什么也没说。然后第二天去花店买了几支铃兰回来。他嫌弃铃兰花苞太小,但还是画了素描。

李竞看了看手边的单子,拨通了餐厅的电话。“请给我一份蛋包饭。对,淋上番茄酱。再送一杯水。”接线员彬彬有礼,语调刻意柔和了,做作得让他有些不太舒服。

他面对着逐渐黯淡下来的天色,不由得长呼了一口热气,不想多做什么动作。

全文链接
 
 
 
评论(11)
 
 
热度(27)
 
上一篇
下一篇
© luzl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