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匣之中(27)

陆俭和负责人聊天。

负责人每次和陆俭见面的时候总是穿得灰头土脸的,只有出席会议时他才会端端正正地出现。

负责人有点喝多了,故作神秘地晃了晃酒杯:“你猜啊,为什么我就是不穿好衣服?”

我哪知道。陆俭兴趣寥寥,就接口说:“手头太紧?”

“错!”负责人笑嘻嘻地说:“这是个很简单的道理。日本有个作家说过:‘水户黄门也好,最明寺入道也好,出游的时候都故意穿脏衣服,这样一来,旅行反会更有乐趣。懂的玩儿的人,总喜欢把自己打扮得很寒伧。’穿得邋邋遢遢,这样就会把注意力转移到自己以外的事情上,不仅提高工作效率,人也会变得合群。”

陆俭看着负责人,并没有再说话。

 


 

(27)

 


 

两人回到荫河市的时候还是清晨。在车上睡了一宿,陆俭有点迷迷瞪瞪的。他跟着负责人进了一家早点铺子,听负责人的建议点了豆浆油条。

负责人是东北人,点了大饼油条。

“豆浆我可喝不来甜的,甜兮兮的跟个娘们似的。”负责人把半条油条扔进豆浆里,又把剩下的塞进大饼中。

陆俭低着头吃豆浆,没吭声。他吃得很认真,也不发出声音,好像对面并没有坐任何人,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吃。然而又不像那些上班族或是遛鸟的大爷,上班族急吼吼却又小心翼翼,看起来会有一分幼稚;大爷们老神在在,让人非常羡慕。而他只是在咀嚼着手里的油条,要替换成饭团,甜糕,都是一样的。

负责人看着他,想叹气却又叹不出,干脆一口豆浆闷了下去。

“说真的,陆俭,你要是以后有麻烦,来找我。你也知道我的私人电话的。”负责人放低声音说。

这番话也是下定了决心的。至于为什么要这么说,权衡再三,负责人还是没有拐弯抹角。陆俭轻轻点点头。

 


 

看着陆俭打了车回去了。负责人摸了摸后脑勺。陆俭这小子,总是让人摸不清。想来这也是BOSS愿意让他入组的原因之一吧。唉。

这小子哪里是摸不清啊,他只是没东西可摸罢了。他摆出来的东西少到可怜,怕的就是他愿意把王牌拿出来。为什么要帮他呢。明明他刚中了大奖,实验也很顺利,他是最不需要帮助的人。自己的预判能力并没有好到哪里去,甚至没有自己老婆好,可这回忍不住想要帮他。

负责人深信所有人都是有无限的挖掘性的,只要愿意互动,想要和对方成为任何关系都是有可能的。所以在这世上走的每一步都需要小心翼翼。冲动带来的后果非常可怕,他自己也深知。

真中二啊。负责人点起一支烟,苦笑着拎起行李往家的方向走去。

 


 


 

门口的落灰显示,最近没有进出。陆俭对门的人家还在装修,幸亏这间公寓的隔音效果很好,所以自己在这里并没有被打搅。

陆俭站在家门口,深吸一口气,还是打开了门。李竞并不在门后。

咦。

 他轻手轻脚地关上门,想起了现在不过六点多,要他起来欢迎自己实在太勉强了。应该还在睡觉吧。厨房很整洁,洗好的碗筷放在架子上晾干着。

陆俭把行李放在门口,去洗澡了。站在花洒下,流水不紧不慢,从头冲到脚。他觉得疲惫从足心往上蔓延,在心口处结成一个巨大的空洞。难过,沮丧,悲伤汩汩地,不断涌出来。

洗完澡他爬上了床,也不管客厅里的李竞醒了没有,直接睡下。

 

稀奇的是,少梦的他竟然做梦了。是个让人堵得慌的梦。自己故意舍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想要再次拿回的时候却被别人抢走了。

他醒来的时候,枕头并没有湿。李竞半卧在一边,撑着头看他。李竞伸手摸摸他的头,笑着说:“欢迎回家。”低头吻了吻他的嘴唇。

陆俭被李竞抱着,感到非常安心。他搂着李竞,把头埋入对方的胸口中,同时却悲伤得不能自已。他悲伤到甚至忘记了自己睡前有没有关好自己房间的门。


配曲

全文链接
 
 
 
评论(9)
 
 
热度(31)
 
上一篇
下一篇
© 我是你婪老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