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匣之中(26)

1999年2月,一名月岛客人在平荆的回旋娱乐场,拉得1900多万元的联线大奖,是历来最高的派彩。

而今天的陆俭,走了人生中最大的一次财运,一个巨型“金多宝”奖,至此之后,再也没有了。


负责人大致和陆俭讲了叶子花赌场和平荆赌圈内的规矩,于是陆俭就将那一百多万折了现金赠与了现场员工。叶子花酒店的工作人员变得极度热情,再三挽留陆俭留下来居住几天。陆俭难以拒绝,只好同意再留两天。

……外面的雪下的实在太大了,他不想留也得留下。

酒店老总听到消息之后很高兴,挥了挥手就让酒店给陆俭预留了一间60层的总统套房,酒店员工将黑色的房卡赠与并告知陆俭,这间房就算是属于他私人的了,以后想要住随时都可以来。

负责人开心地嘴巴都要咧上天了。因为啊,乖乖隆地咚,陆俭看自己输得个精光,就随手写了张十万的支票塞了过来。


至此,所有人都认为陆俭是走了大运的,所有人都特别为他开心。然而陆俭并不这么想。他甚至有些惶恐。

中了如此巨大的奖,至少也要被侧目个把年。虽然自己并没有什么亲戚,但是工作关系还在,肯定会有由于这笔横财关注自己的人。

这样一来,想要悄无声息地逃到国外去几乎就不可能了。被李竞找到也是迟早的事情。虽然不知道他会不会来找自己,但是总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他是如此谨慎小心的一个人,也害怕栽在别人手里。


负责人在第一天还兴致冲冲地想要拉他去一些声色场所,但是陆俭并不领情,坐在众多凶器可观的大姐姐中间,他反而比平时还要低沉。负责人一个大写的尴尬。

于是后来的时间里,负责人就没再多管他,而是任他去折腾了。说是随他折腾,他也没折腾,看着淹没在波涛里的负责人,陆俭叹了口气推辞去洗手间,就回去了自己的套房。

关上门,陆俭站在房间里,看着手上那张花旗信用卡,不由得颤抖起来。他下定了决心,从房间里出来,乘电梯去往BOSS的那一层了。

此时已经将近午夜,而秘书小姐还是端坐在门口的办公桌边,对他的到来丝毫不感到吃惊。她礼貌地笑了笑,然后冲陆俭打了个招呼。

“陆先生,请在这里等一等。”秘书拿起了内线电话,对着那头通报了一声。

“陆先生,请随我来。”秘书小姐站起身,礼貌地做了个“请”的姿势。

陆俭以为是要跟着她去上次的房间,但秘书小姐带他走走停停,来到了一间小型游泳馆里。陆俭很是莫名其妙,看着兀自走到吧台拿起了什么的秘书。

秘书小姐用遥控器对着房间内四个角上各按了一下,CCTV的盒子上开始闪起红光。陆俭也是很久之后才知道这是通过延时摄影来伪造录像的一种方法。


“……请问,BOSS呢?”陆俭看着在泳池的小吧台边坐下的秘书小姐。她拿出一支烟来,点上。神情惬意地吸了一口。她的表情在幽幽水光的映照之下显得有些玄幻了起来。

“你从来都没见过BOSS,你怎么知道BOSS是谁?”秘书小姐的语气突然变了。她翘起二郎腿,侧过脸盯着陆俭看。


……BOSS?

她是BOSS吗?

陆俭上次的会谈是视频会谈,他只能通过投影仪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BOSS的声音也是中年男子的声音。所有他一直以为BOSS是一位国家政要。秘书小姐看他有些迟疑,就说:“我是不是BOSS并不重要,关键是,你这次来是有事情要求BOSS吧。”

陆俭点点头,他有些局促地捏着衣角。“我宁愿不要这一笔钱,只想求BOSS帮我逃出国内。”

秘书“嗤”地笑了。“还以为你有了这笔钱就万事无忧了呢。我真是高看你了。连钱都不会用的家伙,要怎么去支配人?”

她的话一针见血,陆俭觉得自己真是愚蠢得不得了。

“也罢。钱你自己留着,也还有办法可以帮你。不过有一点,”秘书以烟代指,“你需要再签一个协议。”秘书用力吸了一口烟,然后把烟丢入烟灰缸。左右掏掏,拿出了一张折成豆腐块的纸来,展开递给陆俭。

第二个协议必然和第一个员工协议完全不同。

员工协议倒还有几分虚情假意的情谊可言,这一份怎么想都将是只有撕破脸皮的嘲讽和企首摆尾的哀求在其中了。


陆俭看着秘书小姐在泳池灯光映照下,越来越冷冰冰的眼神,微微颔首,同意了。

全文链接
 
 
 
评论(9)
 
 
热度(45)
 
上一篇
下一篇
© 我是你婪老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