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匣之中(23)(24)

荫河市处在长江下游地带,属于D国版图上的南方地带。D国是个非常适宜人类居住的国家,最近十年也因为环境治理的出色成果慢慢受到国际上的好评。

又由于D国的少子化和老龄化问题的不断加重,中央政府最近几年鼓励地方政府逐渐开放对外特色型移民政策。也就是说,有能力的外国人可以拿到政府的居住证和绿卡。各地政府也逐渐开始回应号召。

然而全球性的厄尔尼诺现象并没有放过这个大河流域的农业性大国,这一年的冬季,简直就冷到了骨头都冻起来了,敲开来能掉出骨髓。

陆俭正好在最冷的这几天被召到了BOSS所在的首都平荆市。北方大雪封天,飞机不能起飞。于是负责人联络之后直接带陆俭坐了高铁。从荫河市附近的直辖市滨海市直接去往平荆。

负责人很有手腕,本来年关将至,商务座的票已经非常难搞到了,负责人硬是弄来了两张卧铺的票。滨海市到平荆市,大概是穿越大半个D国的东边地区,高铁要8个小时。

8个小时,他俩从下午6时登车,早上3时就能到了。陆俭本来想在高铁上买盒方便面对付着吃的,结果却被乘务员告知不提供方便面,只提供盒饭。

“一盒饭要40块?”陆俭有点吃惊。

“非常抱歉哦,我们十五元的已经卖完了。”乘务小姐礼貌地笑着。

“哎,你。”一边扒拉自己带的方便面的负责人站了起来,拉着乘务员出去了。过了几分钟,他就拿着一盒十五块的盒饭进来了。

“她讹你呢。拿去。”负责人把盒饭往陆俭手上一塞,“可不是请你的,下车请我一顿。”

陆俭在车窗边坐下来。

盒饭里是两素一荤一炒,很丰盛。

“我可是把她留给自己作午餐的那份抢过来了,出去的时候当心着她,别又被讹了。”负责人一脸贼笑。

外面大雪涌动,漫天都是白色的,时不时有雪块砸到玻璃上。

车内暖气还是很足的,一盒饭吃了二十分钟也没有凉。陆俭心神不宁,挑挑拣拣,四处看看,搞得负责人有些不耐烦了起来。

“陆俭,你以后打算到哪去啊?”负责人随口问道。

“诶?什么去哪里?”

“就实验结束后。你不可能再留在荫河市了吧。”

陆俭扔掉了餐盒,坐回窗边。对呢。去哪里比较好。

反正长江流域不能考虑了,按李竞那聪明程度,估计一下就能被发现吧。虽然实验有设置安全措施保证实验对象实验结束后无法回忆起实验操作人的面部特征,但还是不要冒这个险比较好。

他坐在窗户边,沉思了起来。负责人看他不回答自己,就拿出平板打开了最近下载的一部叫《雪地列车》的电影看了起来。

车厢里灯光慢慢黯淡了。上铺传来了负责人均匀的呼噜声。陆俭躺在下铺上,默默看着边上的车窗外。下雪的外面比室内亮多了,偶尔会以为外面是傍晚。



“咚!”

陆俭被车窗上突如其来的巨大响声惊醒了。他刚想爬起来查看是什么情况,上铺的负责人出声了:“是鸟撞上了车窗。睡吧。”说罢翻了个身,不一会儿就继续打呼噜了。

陆俭也翻了个身,面朝里面的墙壁,不再去想其他什么车厢外的事。


(24)


被负责人叫起来的时候,陆俭朝车窗上看了一眼。

血迹已经干涸了,不算很多,但是呈飞溅状态向前进方向后方延伸,触目惊心。

平荆站下车的人不少。大家都拎着大包小包,很有过年的架势。

陆俭和负责人轻装上阵,各自提了一只装换洗衣物的包,很快就挤出了人流,打了一辆的士。

负责人拿出手机打开富钱包APP,告诉了司机他们要去的叶子花酒店位置。陆俭完全没在听他们对话的样子,只是盯着外面看。

外面雪还是很大的,扑扑簌簌,从车顶和树上落下。


叶子花酒店(LEAF&FLOWER)是一家全球连锁的酒店集团,旗下有大大小小的品牌酒店和精品旅店,本家叶子花酒店是最大的,也是唯一能得到国际认可的六星级品牌。

平荆市的叶子花酒店一共79层,光地下就有10层。有社评说,要是外面闹生化危机,一所完全隔离开的叶子花酒店能支撑至少30年。

那是当然。

叶子花酒店在地下建了相当规模的养殖中心,上方还有商场和医疗站,不出什么问题肯定能撑好长一段时间。


BOSS的来头非常大,有多大呢,就是完全没人知道BOSS到底什么来头。这么玄幻的说法每次开会秘书小姐都会忍不住想笑。

说到底,这个实验到底是为了什么,怎么会召开的,怎么会进行的,完全没人搞得清。这种违反实验原则和法律的实验,到底是为了什么目的召开的,负责人有时也会好奇。

反正开展了嘛。结束了还能有钱拿。

大部分签了协议的员工都是这样想的,毕竟实验的启动金额就已经非常庞大了。


陆俭听着负责人和操着一口荆片儿的司机一路扯到了酒店。

公司为他们订了50层的房间。

叶子花酒店1到36层都是普通办公区、商场、餐厅、赌场、会议室,50层往上才算是精品房和总统房。而到了70层,一般人就无法在往上走了,上面是专门留给其他特殊身份人物的区域。

两个人进了金光闪闪的大堂,用磁卡刷电梯,直接到了50层。

两人房间是相邻的,在进门前,负责人说:“BOSS说是在下午2时到73层去。到时候你自己去,我不能上去。饿了就随便点些客房服务,BOSS买单。”


陆俭的这一间一点也不小,外边客厅还有一个小办公处,里面是一张大床,落地阳台,全透明的浴室,有浴盆也有淋浴间。白色大理石浴盆处装修华丽,让人有些翩翩的联想。成人方面的。

他坐在大床上,叹了口气。

先洗个澡吧,然后睡一会儿。中午起来随便吃点什么。


陆俭坐在浴盆里,用搓澡巾抹着身上的泡沫。他有点无聊。

话说,他现在在干什么呢。

凌晨四点,肯定在睡觉啊。陆俭歪了歪嘴角,打开了一边的热水龙头,开始冲洗了起来。


中午12点,陆俭点了一客牛排。本来他想要随便点些炒饭的,但这里的菜单太华丽,随随便便都是些松露小羊肩什么的,看不过去,就点了菜单最上面的牛排。

十分钟后,牛排套餐就送到了。除了牛排外,还有一杯气泡酒和一些意大利面这样的小配餐。做的真是精致。陆俭不由得羡慕起厨师的手艺起来。


下午2点,他用磁卡刷了刷电梯,直接上了73层。

“欢迎,是陆俭先生吧?”

电梯门后,是一位短发的女性。是秘书小姐。

“请往里面走吧。”

她带着陆俭往里间,更大的空间走去。

全文链接
 
 
 
评论(11)
 
 
热度(33)
 
上一篇
下一篇
© luzl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