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匣之中(22)

“在我放手之前”


李竞是个南方人,从前就不知道暖气是什么东西。一直以为暖气是每家自己控制的,想热了,就开始烧暖气里的水。地暖是什么?大概就是把暖气放到地板下面吧。后来他来到北方之后,被室友狠狠嘲笑了一通这才搞明白了。

南方每年的冬天都冷得很莫名其妙。明明只有风吹拂头发和耳畔罢了,可是不一会儿,双颊,耳尖甚至手脚就冰凉了。就算在室内,开着热空调或者是电暖器也一样,怎么都热不起来,热起来的时候就已经满脸通红了,而脱下衣服不一会儿又冷得瑟瑟发抖了。

什么时候天气才算热了呢,要等到四月里春风吹着手冷了,可以身轻如燕地撒丫子在操场上玩“你追我我就让你嘿嘿嘿”出了个一身汗,才算是入春了。

天气冷了,又热了。

陆俭怕身为南方人的李竞受不了冷,所以在大厅李竞的卧铺上还放了电热毯,结果搞得李竞天天热的睡不着。

李竞觉得陆俭在照顾人这方面真的是相当笨拙的。起初看着他忙前忙后,还能觉得莫名其妙地想笑。

现在陆俭的面罩已经被李竞扯下来了,平日里拿着画笔对着他涂涂画画感觉也不错。陆俭的身材好,放到大学美院去当人体素材肯定是每个教室都要抢的。

……这不行诶。陆俭怎么能被别人看呢。我还有用。李竞这么想着。


下过一场大雨之后,窗户外面的迎春花开了。李竞平时在家里翻翻陆俭留给自己的书做做锻炼,就喜欢拿着本子到窗口画画速写。他很欣慰,自己并没有忘掉这门手艺。

日子真是漫长啊。陆俭对自己不冷不热的态度让他也越发焦躁了起来。


在李竞以为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至少几个月的时候,陆俭提出自己需要出差一个星期。

啊。只是一个星期。

“嗯,你去吧。我在家等着。”李竞回应他,眉毛舒展着,露出和善的表情。陆俭点点头,突然想起了什么。

“回来之后,不如你给我画一幅全身像吧。坐着躺着都行。好吗?”

李竞有些诧异地抬头,虽然脸上一脸平静。

陆俭从下方抬眼看着李竞,怯生生地,好像在怕李竞拒绝自己。

“好。:)”

陆俭眉头到眼皮立刻放松了,双唇带动双颊肌肉往两边延展了一下。

……是在笑?李竞内心嘀咕了一句,眼神停留了零点几秒就收了回来。


他在笑?


陆俭房间用的是钥匙密码锁。想进房间除了钥匙还需要密码。李竞也知道陆俭他在房间中一定装了监控摄像头,所以李竞并不敢轻举妄动。要是让他看到自己在打什么鬼主意了自己就别想以后自由了。虽然自由真的很渺茫。

陆俭把自己做好的几顿饭和能支撑李竞一周的食材放到了冰箱,象征性收拾了几件衣服,就准备离开了。

在门口,陆俭换着鞋子,李竞就站在一边。

“早些回来。”李竞这么对他说。

陆俭“唔”了一声,出了门。


…………。

李竞慢慢坐下来,盯着玄关门口的地砖,不知道在想什么。


门外的陆俭听着李竞走回去的脚步声,这才轻轻走开。他乘电梯下了楼,确定cctv拍不到自己了,这才拿出一支老旧的手机来。

“喂,负责人吗?我已经出小区了。在车站见还是去别的地方?”

电话里回复他:“别去车站,也别去你的单位。去上次的雅座外等我。”

“好。”

全文链接
 
 
 
评论(4)
 
 
热度(30)
 
上一篇
下一篇
© 我是你婪老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