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匣之中(16)(17)(18)

之前的存稿,发上来。

接吻注意*

—————————————————————————



勇气。

很久以前,有人这么对他说过,在这个充满欲望的混沌世界生活下去不需要勇气,但是切裂需要极大的勇气。他抿嘴笑了,这话听起来真中二。但是对方并没有说错。当一个人熟悉了某一种生活模式之后,想要让他做出改变是必须要有目的的。


就比如现在,李竞躺在地板上,平躺在墙角的垫子上。从这个角度能看到窗户外面的阳光,天气真的很好,一丝一毫的光线都能被观察到。

这个时候,窗外飞来了一只喜鹊,歪着头看着自己。喜鹊这种鸟类的体型并不小,它站在铁栏杆上蹦蹦跳跳。李竞的目光跟着它上上下下。



大概一个月之前,陆俭把李竞放了出来。他原本只是坐在李竞身边摆弄自己的电脑,但过了一会儿就合上了电脑走到了铁链的尽头,解开了扣锁。陆俭走到李竞身边,把他扶了起来。李竞身体的状况非常糟糕,自从上次感冒好之后整个人消瘦得愈发严重了。

把他带出了地下室之后,陆俭把铁链拆掉了,只剩下铁环还挂在脚踝上。陆俭给李竞新安排了一张垫子,就放在客厅里。其实要说是垫子就太奢侈了,垫子上摆着过冬的棉被和枕头,几乎一星期一晒。

摇摇欲坠的李竞,他整个人到底在想什么,陆俭并不能明白。他只是每天不断记下实验数据,按步骤实验着。



陆俭拿着表格坐在办公室里,手边是还没吃完的便当。

“喂陆俭,老板说这期的产品试验你就不用去了,接下来的流程已经由一科室的接手了,”猝不及防一只手拍上了他的背,“我说你最近这是怎么了?工作也不能很上心的样子,被老板排挤成这样?”

白大褂的同事没等他回答就摆了摆手走了。陆俭收拾了一下,把表格塞进了碎纸机里。

他拿起公文包脱掉了白大褂,没乘坐电梯而是选择了楼梯。楼梯间只有自己“噔噔”的下楼声。


说实话他非常后悔,后悔加入实验里去,可是现在连他自己也早就深陷泥沼了。



前些日子,其他城市的实验者来找过他。

大家都是用最普通的装束乔装过的,乍看之下没有人能认出他们。他们各自都认识,几个人没有打招呼而是直接坐到座位上。这间小酒馆的雅座是陆俭包下来的,陆俭则是找人来打过招呼包间并做好了检查。

毕竟他们是在犯罪。

几个人中间有男有女,大家先各自把进度汇报了,又整理了一下发生过的情况和处理办法,并做了短暂的交流。然后,酒就上来了。

几个人面面相觑,他们谁也没有点酒。再说也没人有心情点。

“我点的。”坐在主位上的负责人招了招手。


圆桌上的各位都默默吃菜,只有相邻座位的偶尔在交流,形成了一种非常诡异的气氛。就连进来送菜的小妹都被搅心神不宁,一不小心打翻了一碗莲子羹汤。

负责人喝下了第二杯酒,对着身边的陆俭说:“现在看来,似乎你的进度最快也最顺啊。有什么特殊的方法吗?”负责人的声音不大,对面还在处理打翻的汤,几乎没人听到他的话。

陆俭夹着兔肉的筷子顿住了,不知道拿起来还是放下。

“有点奇怪。之前你做动物实验部分的时候几乎都没有什么成果,好像还打死了只狗?换到这部分反而变得出色了。”

陆俭放下了了筷子,拿起了高脚杯。

“别紧张嘛。话说,按你的阶段,是不是已经到了过渡期了?怎么样?BOSS很看好啊,近期记得去报告一下哦。”

陆俭抬头看向负责人。负责人眼里都是笑意。他张了张嘴,话语却哽在喉咙口。


半个小时后。

负责人让助手把帐结清了,也随意说了几句总结性的话语,就打发大家回去了。

“负责人,你看这账单要我给陆俭送去吗?”

“不需要。带回去给上面报销。”

“好的。那需要我向陆俭转达BOSS的意向吗?”

“这个也不需要了。其他人已经都接收到就行。他啊,”负责人把嘴上刚吃到的油渍刮掉,“早就已经食髓知味了。”


(17)


手表上显示已经八点了。陆俭加快了脚步。他到家周围的菜市场转了一波,然后就直接奔回了家。

还好还好。李竞还在垫子上睡着。

他轻手轻脚地走到了厨房里,开始做晚餐。他在刚才的饭局上并没有吃什么,现在也有点饿了。

他刚把面条放下锅,正打算拿碗出来的时候,一双胳膊就环上了自己的腰。接着一个毛茸茸的脑袋靠上了肩膀。

“乖。到桌子边去等着。”陆俭轻声说。他离开了。


第一次和他说话是大概两个多月之前。那个时候陆俭不知道他吃不吃胡椒,于是开口问了他。李竞过了整整十分钟才回答了他。陆俭还是后悔了,他不应该和李竞说话。没错,在这个阶段里是不可以和实验对象说话的,他忘记了。

他内心升腾着惶恐,看着李竞。李竞完全没有在意,只是吃完之后,又把脑袋搁在自己的腿上。

……算了。只要不报告上去就行了。


“毕竟早就不止一个步骤走错了”


一错再错。错上加错。

你这样子,根本就没有资格再继续下去。



收拾完之后,陆俭打开自己房间的锁,做到桌子前整理实验报告。

按现在的情况来看,已经快要脱离这一阶段到达下面一个阶段了。

但是过渡的关键自己搞不好要错过了。唔,说不定是已经错过了。

不行。

可是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做?

陆俭觉得自己好像陷入了一个死胡同中,一个四面环壁只有一方通路的境地,不想往那个方向走过去,可是明知道一旦跨入这里不能不向那里走过去。

焦急与羞愧,这两种以前少有的情感,或者说根本就被忽视了的,现在在他脑海里盘旋。

就这么几分钟,陆俭都觉得活着实在是太痛苦了。

 

“当你面临什么重大的抉择的时候,脑海里是会过走马灯的哦。”

当年中二的同学的言论这个时候又蹦出来了。

        


哈哈,说的没错。



他走出了自己的房间,坐到趴在沙发上的李竞身边。李竞很快就靠了过来。陆俭打开了电视,数字电视里正好在播一部很有名的美剧。男女主角在外景里说着话。

李竞趴在他的腿上,有意无意地瞥着画面。突然他感觉到,坐着的那个人似乎把身体弯了下来。

李竞翻过身坐了起来。

没错,他靠在了自己身上。

李竞慢慢把他环进自己怀里。

空气分明是安静的,两个人呼吸都没有紊乱,不说心跳了,古今中外被提及太多早就没有任何参考价值了。

电视里突然传出来了配乐,不应景,很应景。 


“Glimmering through the rust
    Keep it close
    When they're coming for us”

李竞默默把他的头抬起来,看他的双眼。

他的眼睛真的很漂亮,边角往上方轻微地斜着,感觉在笑一样。


他的瞳孔在放大,他的也是。


陆俭内心慌乱了起来。怎么电视里的曲子还没播放完?音量是不是太大了?还没想完,自己的口罩就被李竞扯了下来。

啊。

不行了。完全不能思考接下来的事情。陆俭坐在李竞的怀里,看着他把自己的脸捧起来,摩挲脸颊上的皮肤。

陆俭想把脸别过去,但他没有那个勇气。他也做不到,他根本思考不了。四肢百骸,血液里翻涌着的恐惧和期待,是这种东西吗?为什么还会有人期待这种东西?!


然后,他们接吻了。


(18)


足够了足够了足够了。

足够了足够了足够了!!!!!!!!!!!!


陆俭被李竞压着头,完全不能动弹,只能接受他的这个吻。从一开始的蜻蜓点水,到掰开下颚,舔舐上齿,缓慢,迅猛,铺天盖地。“唔……”陆俭唇齿间漏出了一点喘息,被他瞬间吞了下去。

陆俭觉得自己头脑昏昏沉沉的,不得不也无可奈何,把气力全部依到对方身上。

李竞的手在陆俭腰上游走着。想拉近些,还想要用力些。一只手抚摸着脊椎,另一只托着他的头。

……


陆俭都不记得这个吻是怎么结束的了。

实际的时间其实非常短暂,但人脑的错觉却可以维持很长时间。陆俭依靠残存的理智看着电视画面,发现男女主人公都还没从外景离开呢。

自己飘飘忽忽的,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自由飞翔着。

四处张望一下,李竞早就不见了。这个时候,浴室的门打开了,李竞穿着换洗的长袖长裤走了出来,头发还是湿的。

要命。真的。


陆俭缩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瞪大眼睛看着李竞。李竞往他那边走了两步,陆俭就往后退了两下。

僵持了大概有5分钟,李竞只好拿起一边放在门廊上的遛狗带,绑在自己的脚上和桌子腿上,坐到地板上,看着陆俭。


结束了。

陆俭迅速爬起身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并反锁上门。

他坐在自己的床上,过了好久才缓过神来。

李竞这个人,很恐怖。

不是说笑,他是真的恐怖。自己的这一组实验能这么顺利,估计很大一部分也是因为他个人的原因。刚开始还觉得挺蹊跷的,他怎么这么快就能够认同自己被囚禁着的事实,这么快接受了,并很快就开始配合自己。其他那些组,最快的也是到最近才出现开始依赖性变强的征兆,进入过渡期还早得很。

不得不怀疑李竞他真正的目的。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陆俭走进自己房间的小卫,接水漱口。

现在的陆俭,完全看不明白自己的实验对象。而这一点,正是实验最忌讳的一点:必须摸清实验对象的想法,不然实验的失败将无法避免。

一开始他接到的材料,只是说该名男子身材长相良好,双性恋,文艺类专业,与人和善有很多朋友。病史也不复杂,也没有心理疾病。现在看来资料也太片面了,根本就不客观,这个人,李竞,和表面上,不一样的地方太多了,首先,那张脸分明就不是“良好”,而是“优异”好吗?!


他想要向人求助,但现在他还能向什么人求助?向负责人或上面反映吗?那不就是默认了实验失败?那从一开始加入到现在,根本就没有一次是成功的了。别说报酬了,上面的处置五花八门千奇百怪,一句话都能让人坠入寒冰地狱。现在他能做的,只有本本分分结束实验,递交报告。

对,交报告,交完报告就结束实验了,然后自己就申请离开实验组,无论调到哪里都可以,就算最后要被辞退都没有问题,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城市,能走多远走多远,最好离开这个国家。去澳洲还是欧洲吧,自己的英语也不错,能力也尚可,找一家小一点的公司或者实验所,一辈子好好工作,把这几年的回忆全都抹去。安安稳稳过完自己的一生。


所以实验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他的恐惧不断翻腾,最后终于受不了了,陆俭趴在洗手池边把晚饭呕了出来。



 

全文链接
 
 
 
评论(3)
 
 
热度(38)
 
上一篇
下一篇
© 我是你婪老师|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