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星之人

中秋节小短篇。


诸位快乐。




卡罗在云堡里翻到了这么一本日记,是某一位飞行员记录者的手记。

很考究的红色布面,里面的纸张泛黄,十分脆弱。看起来至少也有一两百年了。

他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开始翻看这一段被现实世界所雪藏的,却又被心系的历史故事。


“今年的逐星大赛又要开始了。

每年这个时候,半个国家,甚至整个国家的飞行员们都会很自觉地聚拢到同一片云堡周围。

逐星人们——参赛的飞行员们都尽力把自己平日里使用得几乎有些破破烂烂的斗篷准备好,无论是什么材质的,亚麻的,丝绸的,绒布的,还是皮毛的。

亲人们都会为家里的飞行员们加油打气,就在那个拥有一个飞行员依旧是每个普通家庭都向往且引以为傲的年代。

参照前几次的比赛经验,这一次,依旧选择在夜晚放飞‘星星’。‘星星’有多种颜色的,我们都不知道材质,但无一人怀疑它们的真实性。因为几乎所有人都摸过,有一些炽热,有一些狡黠,还有一些羞怯。它们是很完美的,可惜我们都不知道它们到底是什么。


日子定在了九月末,月亮最圆的那一个晚上。似乎在遥远的东方国度,这个日子还有一个特殊的名字。

不过对于我们来说,这一晚不过是逐星大赛的开幕。


星星在飞行的时候会散发自身的热量,在空中留下长长的轨道,整整三天都不会减淡。飞行员们虽然是晚上出发,但也不需要担心过夜的问题。这两天,每家每户都会为了飞行员们打开天窗,腾出一个床位来接纳飞累的他们。

这样的盛况会持续很久,少则3天,多则一个星期。星星们飞行到最后,也会因为热量的消逝而消散在空气中,只有少数几颗会被捉到。记得十年前,有一颗还横跨了整整两个国家。


比赛场地选在了整个区域,十座云堡间最平坦的山脉上。

方圆500里,居民都站在了自家的院子中,没有人出来。大家都在慢慢等待着。

草场上草垛也被整齐地摆放成了队列,盖上了不易燃烧的白布。防止星星飞行的时候,燃起一片。前几年也时常有马虎的人忘记盖上白布呢。


今年放飞星星的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他有着一头乌黑的短发,修剪得很随意。当他带着星星走过街道时候,大家都敬畏而好奇地看向他。他穿着简单的短袖衫,深色长裤,一点也不怕冷的样子。

因为同星星一样,‘掷星之人’也是匿名的,每一年都直接从委员会里派人下来。

他应该不是本地的,至少不是这片区域十个云堡里的人。说不定还是个异国人?


掷星人走到了平坦的草野上,看向远处沉入地下的太阳。

星星都从云中冒了出来。

风也渐渐平缓了。

他用左手揉了揉头发,然后举起右手。手上躺着一颗粉色的星星。





‘差不多也是时候了。’他这么说了一句,远处其他各地区的掷星人也已经陆陆续续抛掷出了星星。


他立刻将手上那一颗星星往远处抛出去。星星脱离开手飞行了大概10多米,开始一鼓作气加速了起来,很快,就升入了高空。







与此同时,潜伏在各个起始点的飞行员们也穿好了斗篷,戴好了防风镜,冲入了夜空。一时间,四处都能听见‘嗖嗖’的气流声。

掷星人们站在山头,田间,草野,水边,心想着,不知道这一回会是谁拔得头筹。

又会不会出现,像十多年前,那个名为贾丽娜的姑娘一样勇敢的孩子,紧紧跟随星星飞行三天两夜,飞过丛林,飞入万米高空,最后在破晓的云海中,捉住了星星。





至少这一次,大家都还不知道。比赛也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卡罗把书合上了,爬下了梯子。

他觉得这本书很好看,虽然有许多幻想的成分,但从另一方面能观察到那个时候的飞行员们。

他走向沃尔夫的办公桌,准备向云堡堡主借阅这本书,然后和自己的伙伴们一起去吃米勒做出来的,东方的一种叫做“月饼”的糕点。

全文链接
 
 
 
评论(2)
 
 
热度(38)
 
上一篇
下一篇
© luzl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