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匣之中(2)

(all from 陆维luv baker。)


一缸清水,一块肥皂。一个白色的房间。

李竞站在暖色调的灯光下,盯着浴缸看了一会儿。

实在觉得身上臭不可闻,他就试了试水温就坐了进去。

他在短暂的泡澡时间里,思考着自身的情况。李竞是个很简单的人。平日里除了上学,打工,运动,就是约炮。

几个炮友关系也很明了。打工也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是什么疯狂的缘由让自己落入这样的境地?

关键是,李竞很不想承认,但是的确是,他现在很平静。平静得有一些心安理得。

艹。

这是什么心理活动。


往常的囚禁,至少在李竞那点可怜兮兮的印象中,被囚禁人都是被关在诸如地下室,笼子,或者干脆手脚绑好口鼻贴上黑胶布,十足的被害人形象。

他看看自己脚上的镣铐,甩了甩。镣铐在水面上发出“哗啦”的响声。清脆而悦耳。

李竞用一块肥皂把身上搓了个遍,又洗了个头。毛糙得感觉头发都要掉光了。

 洗完之后,他嫌弃地用洗澡水把自己的脏衣服洗了洗,然后带着衣服回到了原来的房间。原来的房间是完全的黑色,墙壁应该贴了墙纸,关上卫生间的门的时候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房间里还有一扇门,应该就是进出口了。然而门上没有任何把手,似乎有一个小窗。

李竞把衣服扔到了地上,然后想开着门再好好观察一下房间。

然而门却开始自动关闭了。李竞吓了一跳,仔细抬头看。原来是电子自动门。

搞不好能远程控制?

他抵着门,坐在门口,不想回到黑乎乎的房间中去。

他背对着光明,朝向着黑暗。



(2)


肚子在不合时宜的时候叫了起来。

李竞平躺在门中间,闭着眼睛看灯光的颜色。

“咕。”

“咕。”

“咕。”

“咕噜噜噜噜噜噜噜。”

靠要是这房间里有监控监听李竞真的想一头撞死得了。

没有时钟也没有窗户,没有办法很好的判断时间。李竞掐指算算,自己断片儿的时间大概是10-12个小时,应该是普通睡眠时间的1.5倍。那么现在早就过了下午2点。

还没闷死先饿死了。

喂喂,好歹关了人家,也得给顿饭吧?

李竞这么想着,晃动着脚上的镣铐。


“啪叽。”

大门那边传来了硬物落地的声音。

李竞猛地抬头,往那边看过去。好像是个盒子什么的。

太远了看不清。李竞想要爬起来仔细看看,但突然想到了个问题。

自己离开门口,门就会关上。那么要是自己去大门拿饭,就必须摸黑过去,摸黑吃饭。

他摸摸鼻子,开动小脑瓜。

“咕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

李竞立刻动手,把铁链往卫生间的门里面拉。拉到无法拉动时,他越过铁链堆往门口走去。

他想用铁链卡住门,然后把饭拿到门口去吃。

然而他还是太无邪了。

在他到达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发现铁链长度已经快到极限了。也就是说,他需要趴下来,使铁链尽可能贴合地面延长,他才有可能够到那一盒饭。

那么铁链就会完全从卫生间里抽出来,绷成一条直线。

李竞表情都僵硬了。


然而肚子可不允许自己考虑这么多。仔细计算,他已经快27小时没有好好进食了。肚子在发出越来越凄惨的叫声。

最后他还是把铁链抽了出来,贴着地面够到了饭盒。


饭盒上绑着一双木筷子。他摸索着打开了盒子。没弄错应该是外面7块左右的便当。盒托都是木质的。

他打开了盒子,仔细闻了闻味道。然后拆开筷子,开始吃了起来。

他一个人坐在黑暗中,吃得头不是头,嘴不是嘴,滋味黯淡。


心中并不害怕,然而却一点想法也没有了。


从这一切布置来看,对方考虑得很全面。不仅是铁链的长度,连自己的身高体长臂长也考虑到了。

不出意料,是一次漫长的囚禁。

全文链接
 
 
 
评论(7)
 
 
热度(52)
  1. H.luzles 转载了此文字
 
上一篇
下一篇
© luzl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