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之子(短篇完结)

第一篇正式文。囤过来。

陆维luv baker:

《星尘之子》短篇,4p整合+后记。

虐。

————————————————————————————————

“对我来说,你还只是一个小男孩,就像其他十万个小男孩一样没有什么两样。

我不需要你。你也不需要我。

对你来说,我只是一只狐狸,和其他十万的狐狸没有什么不同。

但是,如果你驯养了我,我们就会变成对于对方不可缺少的人了

 对我来说,你就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小男孩了;

我对你来说,也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狐狸了。”

“喂,你喜欢星星吗?”

乔芯从梦里面醒过来了。

他看了看手边通讯终端,时间显示为九点十分。

乔芯从沙发上爬起来。他从地上的行李中拿出牙刷和牙膏,默默洗漱。

屋子里已经收拾得没有什么生活气息了。家具被披上了塑料布,贴上了标签。床板被拆开,立在屋子的一角。地上放着两个行李箱,红色的和黑色的。

红色的是妈妈的,黑色的是爸爸的。

他们的行李箱很大,正好塞下乔芯所有的东西。

乔芯把卫生间收拾好,用冰箱里最后两个鸡蛋一片面包简单地做了顿早饭。他看了看放在一边的通讯终端上微笑着的两人。

“早上好。”

冬天的清晨还是很冷的。特别是在脸上还有不断流动的水珠的时候,感觉就像是一根冰凉的钢丝贴在脸颊上,温柔而用力地反复摩擦。

表亲家的叔叔婶婶人很好,特意把三楼的书房腾了出来,又给了乔芯一把钥匙。

乔芯的两个大行李箱,就这样被他们放置到了阁楼上。

乔芯听话地把自己的日常用品码在了三楼的小卫生间里。其他的东西,他都好好收了起来。

叔叔婶婶的独生子在国外读高中,两个人又是经常出差在外。本来他们是想要请人来照顾乔芯的,但是乔芯表示自己已经15岁了,而且也是会做饭的。

于是他们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如果一首曲子的起调就是忧伤的,那么八成整体的基调也是忧伤的。】

乔芯坐在折叠床上,看着手边的一个小盒子。

这还是父母在世的时候,为他准备的15岁生日礼物。

乔芯摸着光滑的包装纸,小心翼翼地抚摸着。他真的非常珍惜,就连拆开它也不愿意。

他叹了口气,拿起了一边的裁纸刀。

【但是如果不使用,甚至不看的话,那和没有珍惜父母的心意有什么区别?】

展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副小小的,连接着耳机的眼镜。

乔芯知道这是什么。这是十年前开始流行的,网上游戏设备。只要戴上,连接好网络就能进入游戏世界。

他拿起了说明书,然后,戴上了设备。

“初始完成。

游戏资料写入完成。

初设定已事先完成,要直接读取吗?”

【诶?】

乔芯虽然疑惑,但还是点击了确定。

乔芯的爸爸妈妈是游戏公司的,虽然是最小的项目里最普通的两位。他们每天都会回家来和乔芯说遇到的游戏上面有意思的事情。他们并没有参与大型的游戏开发项目,只能做做最简单的工作,每天在各个部门来回奔跑着。

他们不止一次告诉过乔芯,这一款头戴式游戏的妙处。但是每次只能不断地,不断地,不断地说着,却在最后陷入沉默。

直到最后一次,爸爸说道:“小芯,你生日的时候我们会买给你的。”

是的,他们做到了。

然而乔芯是有多么希望,他们并没有做到。

乔芯张开眼睛,发现自己正站在一片绿色之中。

这是一片巨大的林子。树,树,树。到处都是树。

林子并不密,但也看不到边缘。似乎每一棵树都上了年纪。

这里的时间似乎是正午,能看到灿烂的阳光从树梢上方投下。

乔芯想往前走走,突然发现,自己是站在一棵大树的枝桠上。他吓了一跳,连忙收回了脚。

这样仔细一看,才发现,周围的树,实际上都大得不可思议。高得不可思议。他仔细四处张望了一下,想要看看有没有可以下去的方法。

“喂。”

乔芯吓得脚下一滑,身子一歪,就往树下跌去。

乔芯心里一片空白,以为这下自己完了,肯定要跌出游戏了。

手臂上却传来了被抓住的实感。

【什么?】

他张开了眼睛,看见了一双灰色的眸子。一个少年抓住了他的左臂。

“你……没事吧?”他勉强地笑了笑,用力把乔芯拉了上来。

乔芯坐了下来,平复心跳和呼吸。他冲一边的少年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没什么问题。少年也坐在他身边,等他恢复。

过了好一会儿,乔芯才开口道:“谢谢你。”

红褐色头发灰眸的少年冲他笑了笑。

“你是第一次来这里吗?”少年问他。

乔芯点了点头。“你经常在这个区吗?”

少年眨巴了一下眼睛:“我就住在这里。倒是你,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过其他人了。”

什么?乔芯皱了皱眉。他看了看少年简单的装束,一件白衬衫,一条黑裤子,一双发白的球鞋。

不像玩家。

他这才想起来,刚进入游戏时,系统告诉他,这个地方是购买者事先设定好的第一进入区域,“古早之林”。而这片林子中,玩家和NPC周身的身份标示是会自动隐藏的,为了不影响观看美好的景色。

父母是想要自己看到这一片林子吗?

听少年的说法,他是NPC吗?

乔芯站了起来,对少年伸出了手。“你好,我叫乔芯。”

比他高一点的少年看着他伸出的手,展开了一个温和的笑容。“我叫江狸。”

“上面的景色很好,要不要上去看看?”江狸说道。

“诶?可是要怎么上去?”乔芯疑惑道。

江狸“噗”地笑了。“你怎么上到这么高的?”

“嗯……这个……”

“这片林子里面,人是可以漂浮的。”江狸笑着拉了下乔芯,自己走了两步,闭上了眼。然后就像是有风一样,他慢慢被托到了半空中。

江狸睁开眼睛,笑着说:“只要像这样,就能够浮起来。”

乔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没什么好怕的。”少年拉住乔芯的双臂,慢慢把他也托了起来。

乔芯有些愣了,使劲揉了揉自己的双眼。“好啦,这样就行了。走吧。”少年笑着拉着他的手,往上浮去。

上方的风景与林中真的完全不一样。

树梢上看过去只有一片绿色的林海。能很清楚地听到风声,就像是冬天在屋子里听见的远处的风声,但是却一点也不冷。

好安静,好空旷。

就像被人遗忘了一样。

“这里已经好久没人来了。”少年这么说道,“树越长越大,林子也越来越大,但是声音却越来越少了。”

“一直一个人不是很寂寞吗?”

“嗯……那是当然的。”江狸笑着,却没有看乔芯。

“毕竟没有人愿意一辈子对着不能说话的树生活的。”

乔芯看着风吹过的,渐渐起伏的林海,突然觉得,就这么多呆一会儿,似乎也不错。

乔芯知道,在这个游戏中,系统是将游戏与现实时间的比例调整为至少7:3的。如果愿意的话,最多可调整到72:1。

江狸和乔芯说了很久的话。虽然都是些没什么营养的话,但是这次的对话,乔芯已经说了非常多了。是近几个月最多的一次了。

“谢谢你,今天我很开心。”乔芯对着少年挥着手。

“没什么。如果你愿意,随时都可以来找我聊天。”江狸笑着说,“我就在那棵最高的树上。”

“嗯,我会的!那下次见了,江狸。”

“下次见,乔芯。”

江狸微笑着朝他挥了挥手,看着他往远处走去。

【一旦开始等待,每一分钟都会变得非常漫长。】


乔芯摘下了眼镜。他看了一眼时间,才过了一个多小时。

下次多呆一会儿吧。

他把东西收好,走出门下楼去了。

一边走,他一边想着古早之林的风景。天空蓝得几乎能看到漫天的星光。

记得以前在网络上看过一个拍摄的视频,就是从地面上看星空以及从空中看地面。

非常,非常漂亮。

这个世界是有多美。

冰川融过,雪水流淌。

星空升腾,亿兆消逝。

ISS(国际空间站)飞过地球上方,人类组成的闪光的经络在熠熠生辉。

曾经有人问过生活在ISS上的人,那上面的生活不会很孤独吗?

那人说:如果你能天天看到像烟一样笼罩地球的极光,看到像鲜活的岩浆一样发光的城市,看到如同饼干一样大放光的雷电团,你会孤独吗?

你觉得神明会孤独吗?


       

乔芯坐在床上。背靠着墙壁。

他确认了一下播放器,然后戴上了游戏设备。

起始的强光渐渐盖过了他的意识。

他在树叶中穿梭着,一边感受着风的强度,一边寻找着那个红头发少年。

空气中似乎飘有音乐的声响。是什么的声音?

声音越来越响,虽然依旧非常飘忽,但却像愈发成熟的果实一样,香味越来越浓。

那个红褐色的身影就坐在枝桠上,正在慢悠悠地吹着一片叶子。

乔芯慢慢降到了他身边,听他把整首曲子都吹完。

“这是什么曲子?”乔芯问。

“嗯……本来应该算是一首乡村音乐,但是后来串调了,我就干脆改编成了自己的曲子。”江狸笑着摆了摆手。

乔芯看着摆弄着叶子的江狸,张了张嘴,却又没有说出来。

江狸看着他:“要不要我教你?”他从一边的枝桠上随手撤了片叶子下来,看着乔芯。

“啊……嗯,当,当然要学!”乔芯反应了过来,一脸认真地说。

江狸嘴角挂着一丝笑意。“不,我才不教你。我不和你一起玩。”

“诶?”

“噗。”江狸看着他一脸失望的样子,不由得笑了出来。他一开始捂着嘴,但最后却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我还没有被驯养呢。”江狸却自顾自地说着。

乔芯没有听明白。他摸了摸后脑勺:“你在说什么?”

江狸却摇了摇头:“不对,你这里应该要问:‘驯养是什么?’”

“……可是我还是听不明白……”

江狸又一次笑了:“好吧好吧。不和你开玩笑了。喂,你喜欢星星吗?“江狸问他。

”星星?我非常喜欢!可是我只有在电视或者播放器中看见过……“乔芯脸上无不遗憾地说。

江狸笑了笑,并没有再说什么。

”我还是教你吹叶子吧。“

【对我来说,你还只是一个小男孩,就像其他十万个小男孩一样没有什么两样。

我不需要你。你也不需要我。

对你来说,我只是一只狐狸,和其他十万的狐狸没有什么不同。

但是,如果你驯养了我,我们就会变成对于对方不可缺少的人了。

 对我来说,你就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小男孩了;

我对你来说,也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狐狸了。

若是你驯养了我,我的生活就会变得像阳光普照一般。

 

你驯养了我,普通的事情也会变得极为美好。】

 

”今晚我带你去个地方。“江狸摸了摸乔芯的头发,”一个你肯定会喜欢的地方。“

 

乔芯认识江狸已经很久了。

乔芯和江狸在一块儿聊天,漂浮在树顶上方,看风景,江狸教乔芯吹叶子。

乔芯从现实中的秋季,游戏中的夏天开始认识江狸。

乔芯和江狸聊天,或者就这样看着林子,不说话。一直到了游戏中的下一个夏天结束,这一个秋天开始。

乔芯在现实中做完了作业之后,戴上了游戏设备。

江狸把乔芯带到了最高的那棵树那边。乔芯发现,树上似乎有着什么。

是一座树屋。

完全附着在树上的,两层的树屋。

”这棵树的这里,一直有一个很大的树洞。“江狸从空中降落到了树屋里,点起了火来。

”于是我就慢慢改造着这里,从别的地方搬树皮,木板,或者捡拾过路的人掉落的东西。有时候也会遇到好心人,给我些有用的东西。“江狸点起了小炉子里的火。

”我不需要睡眠,也不需要吃东西,所以可以一直这样做下去。“

乔芯坐在小木凳上,看着背对着自己的江狸。

”当你出现的时候,我就想着,要给你看这个地方了。“

”或许,我可以把这里叫做‘树洞’呢。“

”我的生活一直很单调。但是遇见你之后,我觉得时间的分布变得很不可思议了起来。“

”我以前,对所有人类的脚步声都很敏感,但是却分不出是好是坏,是男是女。“

”我现在却能我会辨认出一种与众不同的脚步声。其他的脚步声会使我 躲到地下去,而你的脚步声就会象音乐一样让我从这里走出来。“

【你有着金黄色的头发。

那么,一旦你驯服了 我,这就会十分美妙。麦子,是金黄色的,它就会使我想起你。而且,我甚至会 喜欢那风吹麦浪的声音……】

江狸的树屋上一层里,堆满了书,也有一张小小的沙发床。

江狸把上一层里,另一个小小的,又可以照明又可以烧东西的炉子点了起来,把装着茶叶和水的缸子放在了上面。

”乔芯,我们来看书吧。“江狸冲刚爬上梯子的乔芯招了招手,”我老是能在林子里捡到书,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书?“乔芯看着散落在地上的书。

”你看过《小王子》吗?“

乔芯摇了摇头。

”那正好。我们就从头开始看吧。“

【”‘驯养’,是什么意思?“

    ”这是大家都忘却了的事啊。“

    ”就是建立羁绊的意思。“

     狐狸沉默不语,久久地看着小王子。

  “请你驯服我吧!”他说。】

【“只有被驯服了的事物,才会被了解。”

    “人不会再有时间去了解 任何东西的。他们总是到商人那里去购买现成的  东西。因为世界上还没有购买朋 友的商店,所以人也就没有朋友。

      ”如果你想要一个朋友,那就驯服我吧!“】

很快就是新年了。

这次很难得,叔叔和婶婶都回来了。虽然表兄没有回来,但是依靠全投影可视电话,表兄也坐在了大家一边,一起看春晚。

办了几十期的春晚,只有节日的气氛没有改变。

我们终将老去。但是唯独每年的筵席不会改变。拿起那只酒杯的人会变,就连日子也会变。

一代一场筵席。

乔芯坐在叔叔家的钢琴边。他刚刚弹过了一首曲子,手指有一点发酸。默默喝着椰奶,看着坐在电视前聊天的三人。

乔芯很小就开始学弹琴了,但是近几年因为家里的变故很少碰了。叔叔婶婶家里这台还是他们在表兄小时候买回来的,但是音并不是很准。

乔芯年前把琴的音一个个较了过来,就是准备过年的时候弹给大家听。

江狸告诉他,自己拥有的才能要反馈到身边的人身上,反馈到他们心里才好。

人类拥有的最大的能力,就是感染力。

说着这话的江狸,脸上却一点笑容也没有。

眉目之间满满的淡漠,就不像是人类一样。

不对。江狸他本来就不是人类吧。乔芯反应过来了。

所以。江狸到底是什么呢。如果要真心来思考这个问题,这真是既滑稽又残酷。让人会想要哭泣。

乔芯曾经用映射技术转换了一台便携式电钢琴带过去弹奏给江狸听。江狸听过之后,并没有说什么。

过了很久之后,江狸才告诉乔芯。

”你弹过一次之后,我就会想要听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会想要学,想要和你一起弹。“

”但是你是不可能每次都带着琴来的。甚至不可能每天来这里的。“

”在每个等待你的日子里,我就会思考,你下次会带什么来我这里,你会选择什么话题和我聊天。虽然日子会那么无聊,但是我变得很孤单。“

“如果你经常四点到来,我从三点起就会觉得快乐。”

”时间越临近,我就越感到幸福。到了四点钟的时候,我就会坐立不安;我就会发现幸福的代价。但是,如果你随便什么时 候来,我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该准备好我的心情。“

”我会变得很张皇,我会变得很局促。我会变得不像我。“

”可是我还是很期待你来。“

说这话的江狸,露出了一个非常温柔的笑容。

18岁的时候,乔芯选择鼓起勇气向叔叔婶婶提起自己想要去法国留学的事。

乔芯并不是音乐生。但是他学习钢琴已经十年了。自从江狸鼓励他之后,他决定重新捡起自己的理想来。

乔芯向法国的音乐学院争取到了奖学金名额,这样叔叔婶婶就不用为了乔芯的学费而尴尬了。乔芯原本手上就还是有一些父母的遗产的。

虽然不多,但是机票钱和早期的房租可以付。

一切都慢慢向正轨移动。

似乎是这样。

乔芯把游戏带在自己的身边。

这款游戏现在已经非常普及了。几乎全球都已经连接到了AO公司的服务器,游戏也不仅仅再是游戏,而是朝着更为现实的方向发展着。

乔芯手里的头戴式设备还是第一代,属于快要被淘汰的古早机型。

可是乔芯怎么舍得换掉呢。

从打工处回到住处之后,乔芯还要忙着完成功课,每天也需要至少抽一到两个小时练琴。虽然在游戏中也可以练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游戏中练琴的效率比现实中练琴的效率低很多。

即便如此,乔芯也会坚持在固定时间去看江狸。

“你要是驯服了我,我的生活就一定会是欢快的。“

      ”我会辨认出一种与众不同的脚步声。其他的脚步声会使我 躲到地下去,而你的脚步声就会象音乐一样让我从洞里走出来。”】

江狸让乔芯这一次晚上去找他。

江狸很喜欢和乔芯一起看星星。

“你能看清那些星座吗?”

“我看看……喏,你看,东北方的,银河中的那个是仙后座,然后右边那边的是大犬座,小犬座,”江狸仔细地指着,“猎户座……冬季大三角。”

“好多啊。也好亮啊。”

“是啊。”江狸平躺着,面朝着天窗,“好美啊。”

“就这样躺着,好像能被吸进去。”

不汲汲于变化,向往虚无与冰冷的深渊般的世界。”江狸说,“感觉和你很像呢。”

“星星这么多,哪一颗会像我呢。”乔芯笑了,“倒是你,和星空很般配。”

“我没有和它们相匹配的资格啊。它们都有强烈的存在感,而我只是一个守林人一般的存在。”

“我不需要什么支撑,连睡眠是什么滋味,我也不是很清楚。”

“只是觉得,和你聊天的时候,心中会觉得很充实。”

乔芯侧过头,看见江狸已经支起了身体,温柔地笑着,说道:“我能这样和你说话,很开心。”

“我能诞生在这里和你说话,一定是我存在的意义吧。”

       

“只有用心才能看得清。 实质性的东西,用眼睛是看不见的。”

    人们已经忘记了这个道理,”狐狸说,“可是,你可不应该忘记哟。你现在 要对你驯服过的一切负责。”

       

乔芯慢慢睡着了。

星光透过天窗,洒在他的脸上。眼睫毛都在闪闪发亮。

江狸支着身子,默默看了一会儿他。然后他起身,把炉子重新烧热,把乔芯身子下的毛毯铺铺好,又为他盖上了自己的毛毯。

江狸拿着小王子,坐在了乔芯身边。他默默看着天空中许许多多的星座。

他从书本上认识了许多星座,春天的,夏天的,秋天的,冬天的。

然而,还有那么多不知道名字的星座。甚至还有今天刚刚出现的,一些颜色奇异的星座。

以前,很久以前,一个过路的,不像旅人而像是林子的拥有人告诉过自己,那些并不是星座。

很多的,都是在这个世界之外的,许许多多的世界。

有着不同的人们,有着不同的故事。完全不像这里,如此寂寞的世界。

在那些世界里,有战争,有龙,有枪械,有机器人。有好多奇异的东西。

对于自己的存在,江狸多多少少也是能够理解的。以前过路的拥有人,告诉了他很多事情。

他低下头来看书。

“我的生活很单调哦。但是,如果你驯养了我,我的生活就会如同阳光普照一般。”

江狸看着身边熟睡的乔芯。

“我也很想知道,你所在的那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呢。”

他摸了摸乔芯的头发,然后拿起他的手腕,帮他设置了退出的时间。

“啊……不知道,还能这样多久呢。”

依然晴朗的冬季星空之下,叹息如同水汽一样,很快就飘散殆尽了。

【就这样,小王子驯服了狐狸。当出发的时刻就快要来到时:

“啊!”狐狸说,“我一定会哭的。”

“这是你的过错,”小王子说,“我本来并不想给你任何痛苦,可你却要我驯 服你……”

“是这样的。”狐狸说。

“你可就要哭了!”小王子说。

“当然罗。”狐狸说。

“那么你什么好处也没得到。”

“不过,我想由于麦子颜色的缘故,我还是得到了好处的。”狐狸说。】

“最近,大型线上交互式游戏SOMWORLD正在全面升级。一些服务器将被停用或回收,请各位玩家及时转移游戏数据,肃清各个区域的财产。”

“停止使用的游戏区域共有104个,列表如下。”

“天堂街下;黄昏庭院;诞生泉息;新游之谷……”

“博士书院;画心室侧,裂游峡谷……”

“雪羽平原,古早之林。”

乔芯正在咖啡店里仔细聆听顾客要求的“decaf/caf (caf) ,shots (according to the drink and size) ,milk (2%) ( skim milk) ……”这样的要求,感觉有一个很熟悉的单词从播放新闻的银幕中传出来。

但也只是从他耳边滑过了一滑。

他最近新买了一本法文版的《小王子》,虽然语言非常简单,可是里面透露出来的悲伤却远远不是孩童能承受的。

每天上班的时候,偶尔就会想起来。

【小王子被一条毒蛇咬了。他的身体在发冷,意识渐渐模糊。

   飞行员失去了他,也许他返回了星球。也许他永远死亡了。
    玫瑰花,狐狸,小王子。
    他们都没有在一起。

   我们后来分开了,各自去了不同的地方。

  我们在世界上,毫无结局地生活下去。】

风声在渐渐变大。可以说是吵闹的,也可以说是寂寞的。

街边一个短发的女孩,搓了搓双手,拿出背包里的电钢琴,弹了起来。她一开始弹错了几个音,不住地皱眉头。

女孩子终于完整地弹完了一曲。她按了一下播放键,刚才的一首钢琴曲就开始播放了起来。

她慌张地拿出小提琴,然后,重新按了一下播放键。

她看着手臂上的小提琴,默数了几秒,然后开始拉了起来。

街上好冷。除了流浪汉之外的行人都匆忙地走着,想要避开空荡寂寞的风。而风到她这里,似乎就放慢了速度。

风声在回荡。她的琴声交织在了一起。一边走过的路人,轻轻停下了脚步。

她一边演奏一边流下了眼泪。

【若是你驯养了我,我的生活就会变得像阳光普照一般。】

乔芯默默放下了纸袋,打开了电灯。

家里是一个人都没有的。于是他也没有说“我回来了”的习惯。

只是依旧会象征性地扫视着房间。

他把食材放入了冰箱,然后坐了下来,打开了法文版《小王子》。他并没有看完,书签还夹在小王子遇到狐狸的那一章。

他是不看这些书的。所以每一次听江狸念这些,他总是很快就会在江狸的膝上睡着。然后,一段时间之后,就会被系统“自动遣送”回现实世界。

江狸知道他会睡着,所以每次都会准备好毯子和枕头。冬天甚至会和他钻在一张毯子里,和他一起看别的书,听钢琴曲。

人类的体温在“古早之林”内是很容易降下来的,因为这里时常有风。

江狸会选择多带一些保温的衣物,或者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来,递给因为在现实世界里呆了好久,不知道林子里节气的乔芯。

江狸的身体是比普通的人还要热的。或许是因为直接连接服务器的关系,机体的运转速度比一般的机体要流畅要快速。

【明天有乐团的演奏会,今天就早点休息吧。】

乔芯这么想着,把原本拿出来的游戏设备放了回去。

“那我们下次再见吧。你随时都可以来找我。”江狸这么说着,“我一直都在那棵最高的树上。”

不知道为什么,乔芯突然想到了这句话。一开始江狸就是说着这句话和自己告别的。上一次也是说的这句话。

【“如果你经常四点到来,我从三点起就会觉得快乐。”】

       

隔天的演奏会非常成功。乔芯的钢琴曲非常出彩,有几个业界名人还特意走了过来,递给了他名片。

晚上有庆功宴,几个年轻人穿着正装坐在咖啡店里,兴高采烈地讨论着去哪里庆祝。

乔芯虽然很疲惫,但还是和大家说说笑笑着。他想要早些回去,告诉江狸这件事。

下午的咖啡店里人并不多,有的只是几个打发时间的作者闲人。

“AO公司的游戏区域停用计划今日起始。区域停用计划实则是区域清除计划,本次将清理出更多地区给更有潜力的新游戏区域。”

电视中传来了这样一句话。

乔芯手边的咖啡被碰倒了。

“哎呀!乔芯,你在干什么啊,小心咖啡!”一边的同伴及时跳开了,连忙将倒下的杯子扶起来,收拾着桌上的咖啡渍。

【……什么?】

“这次的清理计划涉及了一大部分玩家稀少的区域,比如雪羽平原和古早之林。这些区域的功能和总区的雪裂谷和天空之城重合,玩家数又时常为零,所以会优先清除。”

“玩家的数据和资料会事先进行备份,但是如果是长时间被丢弃的装备,甚至是有问题的玩家机体形象,公司会选择直接清零。”

乔芯起身,连桌子上的外套都没有拿,直接飞奔出了大门。

“喂,乔芯!你去哪啊!晚上的庆功宴怎么办?”

同伴的声音在后面渐渐消逝。

可是他现在心里慌得不得了,什么都顾不上了。他拦了辆出租车,直接往这个城市的AO公司总部驶去。

法国的AO总部就设在了CBD的东南角。

【对我来说,你还只是一个小男孩,就像其他十万个小男孩一样没有什么两样。

我不需要你。你也不需要我。

对你来说,我只是一只狐狸,和其他十万的狐狸没有什么不同。

但是,如果你驯养了我,我们就会变成对于对方不可缺少的人了。

 对我来说,你就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小男孩了;

我对你来说,也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狐狸了。

你驯养了我,普通的事情也会变得极为美好。】

江狸给自己念书的声音。

江狸给自己递的味道很苦涩的茶。

江狸披在自己身上的毯子。

江狸指给自己看的,连他都不认识的星座。

乔芯飞奔着,闯进了AO公司的服务器处理部门。

“把你们的负责人叫过来,我……我有件事想请他帮忙!!”

乔芯几乎要口齿不清。

江狸,江狸。

负责人是个短头发的亚裔女子,看起来很年轻。她叫上部门里的技术工,把江狸请到了服务器机房的操作间。

“乔先生,我们的区域停用清理计划是不可能暂停的,雪羽平原已经快要清理完毕了,在此之前玩家也没有非常强烈的抗议,支持声还是很大的。”一边的翻译翻译着技术员工的话。

乔芯却仍旧在请求他们把计划停止。他拉着他们的衣服,不停地请求着。

亚裔的女子看着。

“乔芯先生。你是为了古早之林的那个机体形象么?”女子突然开口说中文。

乔芯愣了一下,点头。

“你们能够把他调到别的区域吗?或者就把他调出来,只要他就行了。”

女子看着乔芯,露出了一个难以形容的表情。

她把手持电子屏打开,调出了古早之林的画面。

清理已经开始了。

乔芯不知道,原来区域清理就是强光慢慢扫过整片区域。花草树木,所有的数据,慢慢变成白色的光点,重新上升到总服务器。

他盯着屏幕,开始流泪。

“我们不可能改动整个清理计划,而且清理的对象,也是既定的,不能中途改动。”女子艰难地说道。

乔芯手中的电子屏上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火红的头发颜色渐渐褪去,变成灰色。淡灰色的双目,这个时候仰望着上方逐渐消失的光斑。

他的表情很平静。

“原本这个机体形象,就是一位玩家设备故障后留下的,后来被我的技术人员改成了人工AI,也成为了古早之林的一个彩蛋。”

“他算是知道游戏一些不为玩家所知的细节的存在。”

“他也是AO公司千万个AI彩蛋中的一个。但是和他接触过的玩家并没有特别给予他好评,所以……备份数据…………”

女子制止了一边的翻译。

江狸抓住自己防止掉下去的手臂。

江狸比一般机体形象要高的体温。

江狸那一头火红的,像狐狸一样的头发。

江狸对自己展露出的笑容。

江狸对自己说:

“那我们下次再见吧。你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你弹过一次之后,我就会想要听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会想要学,想要和你一起弹。“

”但是你是不可能每次都带着琴来的。甚至不可能每天来这里的。“

”在每个等待你的日子里,我就会思考,你下次会带什么来我这里,你会选择什么话题和我聊天。虽然日子会那么无聊,但是我变得很孤单。“

”时间越临近,我就越感到幸福。到了四点钟的时候,我就会坐立不安;我就会发现幸福的代价。但是,如果你随便什么时候来,我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该准备好我的心情。“

”我会变得很张皇,我会变得很局促。我会变得不像我。“

”可是我还是很期待你来。“

“我能在这里和你说话,一定是我存在的意义吧。”

屏幕上的江狸半仰着头,笑着说了句话。

女子能看明白口型。

“别难过 还会再见面的”

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

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是说给渐渐蹲到地上,开始无声痛哭的人听。

【“我的生活很单调哦。但是,如果你驯养了我,我的生活就会如同阳光普照一般。”】

【就这样,小王子驯服了狐狸。当出发的时刻就快要来到时:

“啊!”狐狸说,“我一定会哭的。”

“这是你的过错,”小王子说,“我本来并不想给你任何痛苦,可你却要我驯 服你……”

“是这样的。”狐狸说。

“你可就要哭了!”小王子说。

“当然罗。”狐狸说。

“那么你什么好处也没得到。”

“不过,我想由于麦子颜色的缘故,我还是得到了好处的。”狐狸说。】

飞行员失去了他,也许他返回了星球。也许他永远死亡了。
    玫瑰花,狐狸,小王子。
    他们都没有在一起。

   我们后来分开了,各自去了不同的地方。

  我们在世界上,毫无结局地生活下去。

谁都害怕故事最后没有结局,患得患失。对所爱的人失望。

这样纠结的格局,使得“虚无”也成了一个结局。因此,我们谁也没得到自己所爱的人。

【“只有用心才能看得清。 实质性的东西,用眼睛是看不见的。”

    人们已经忘记了这个道理,”狐狸说,“可是,你可不应该忘记哟。你现在 要对你驯服过的一切负责。”】

       

江狸的笑容。

————————————————————————————————

后记。

终于写完了……………………

这一篇算是自己对虐文的尝试,以前没有写过这一类结局的文。虐文真的能表达情感,唯一的问题就是太伤神。写喜剧可以没心没肺,写悲剧就一定要全身心投入进去。

可能很多朋友对他们的这个结局感到不满意,虽然我已经尽量依照《小王子》中的情形语境在还原了。

他们这样分离,我也很痛苦。我也希望他们能够有一个好的结局。我这么希望,就如同希望渚薰和真嗣两人也拥有好结局一样。

耽美我很少写,虽然这里有几部脚本,而且都是好结局,但是感觉就这样大喇喇地写也不大好……

所以要写出来吗?

如果有人支持的话,我可能会准备一个子博来写。

毕竟我还是希望这个世界能美好一些。我只是希望能一直描写一个美好的世界,一直到忘记世界上还有那么多悲伤的事。

两个人活着,在一起,就一定会有好事发生的。

全文链接
 
 
 
评论(4)
 
 
热度(96)
  1. 02200059luzles 转载了此文字
  2. 02200059luzles 转载了此文字
  3. 02200059luzles 转载了此文字
  4. 阿飘luzles 转载了此文字
 
上一篇
下一篇
© luzl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