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粉丝

你要带入我的三观看你就输了。
-
-
​​共享粉丝。

顾名思义,需要两样东西。

最重要的便是粉丝。喜欢一些人一些作品的这么一个群体,同时是构成社交网络承认力的基础。

再者便是​能够拥有粉丝的,要称为“太太”也好,“老师”也罢,有才也行,无才亦可的人物与作品。

这些粉丝和普通粉丝没有区别,但又有过人之处。他们有各自的萌点,同时又通过社交渠道主动活被动地介绍给了其他的潜在名人。这些粉丝在喜爱作品与人的同时,还能按自我的表现得到嘉奖与报酬,一般由平台承担。

共享粉丝渗透进入了各个社交网络,同时也有了自己的交际平台,方便挖掘潜在名人与作品,同时也可以成为维持生计的手段。网络上不乏那些,在喜爱作品的同时,努力为作者经营并进入共享粉丝承担培养作者责任的人物。

在APP上,名人可以将一些事先同意的粉丝直接“推荐”给另一名人,完成本月粉丝推荐额度,提取现金。如果粉丝顺利喜欢上了新人,那么粉丝与名人还能获取更多的报酬。

粉丝不是水军。这些粉丝是的确喜欢作品的,也能够担当“粉丝”名号的真人。因此,共享粉丝才能被发扬光大。

-

“社交网络发展至今,‘共享粉丝’的概念引入市场不过区区五年,能得到现在这么大的规模与发展,实在是不容易。在这里我需要感谢在座的各位,开发部的周部长,策划部的刘部长,以及最重要的,宣传部的李部长,感谢你们与我一同进退,我们能有如此大的规模,几位真是功不可没。大家举杯,举杯!”

阿星站在​宴会厅的首席,对下方仪表堂堂的众人说。

.

哗然掌声中,阿星满意地点点头,示意开席,接着便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今天的菜直接选用了酒店推荐席,所有费用加起来不超过两千每桌,酒水用了赞助商的商品,省了不少。阿星寻思着,要用这笔钱来扩大目前的一个项目,关于某位国家级别学者的粉丝群体扩容的项目。

换到五年前就是做营销推广,然而放在当下,就有了不一样的概念。

.

阿星身边坐着一个不过十五岁的女孩儿,扎着一个马马虎虎的辫子,闷声不吭,吃着盘子里的鳕鱼。

“怎么了筱筱?不开心?”阿星将桌子上的炸虾夹给她。

筱筱是他熟人的女儿,五年前与之相识,交谈过后大为惊叹,于是成了忘年交。筱筱是个非常有才华的孩子,如今也是“共享粉丝”​团体中新晋的“大项目”之一。画工极棒,会讲故事,长得可爱,同时有着与外表不符的成熟,包装她并不是难事。

筱筱放下筷子,叹了口气。

“阿星哥,”筱筱说道,“我的粉丝不爱我。”

这话一时间让阿星没反应过来。

“粉丝?你有老粉的吧。老粉一定爱你的。”阿星哄她。

“不是……”筱筱郁闷地划开手机,“我就是说老粉。两年前不是通过‘共享粉丝’来的那一批,现在大多做了别家粉头。她们还关注我,但是我翻过了,都不给我点赞,也不给我评论……我在别的‘项目’的首页上却能看到她们……我很难过。”

“人是会变的。”阿星稍微明白了一点她的意思,拍了拍筱筱的脑袋。

“我在画《诀生门》的时候,都那么热情地给我私信,我在写《碎千两》的时候,还一直坚持给我写长评……现在却去了别家了……我可以把她们要回来么?”筱筱可怜兮兮地问阿星。

“不可以。”阿星断然拒绝了。

“为什么?”筱筱很难过,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那是她们的选择。你不能干涉人家爱上别人。要是她们当年爱的就不是你呢?要是她们当年只是正好遇到了你呢?现在她们找到更合胃口的人了,甚至主动去了别人的项目里做事,你能说什么呢?”

筱筱哭不出来,阿星说的很有道理。

“你是嫉妒了吧。”阿星有些心疼,又对她说:“不要难过了,你的粉头不也很理解你么?之前还用炒CP的方式火过一把来着?”

筱筱闷闷不乐。

“可是……她喜欢过卫戍红……我一直都不喜欢卫戍红……”她还在发牢骚。

阿星不太能理解她的想法了。

“喜欢过又如何?你在介意什么?她现在最喜欢的就是你呀,不然来干什么?你洁癖是不是又严重了?把你的小性子收一收,想要别人关注就得好好做事,别把无趣的一面展现出来!”

筱筱还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放弃了。她点点头。

.

阿星知道筱筱还是太年轻,对自己形象把控的力度还不是很好。这个时候她就需要“粉头”的协助了,指点她如何成长。

“共享粉丝”在被提出之时在网络世界引起了轩然大波,大家认为,这是一种不健康的粉丝营销发展,是框死的,是一刀切的,有些人甚至对此概念以及提出者喊打喊杀。

​因为这些名人,已经逐渐偶像化发展了。

他们有一到两个固定的属性,大多是平日生活中自带的,比如迷糊,爱吃,又或者是有正义感,喜欢猎奇事物等。

除此以外,他们还有一些灵活的,能做与不能做的规定。这都是为了维持他们的形象,不让项目的知名度与粉丝推荐度降低。

当然,有人觉得这是在草人设,于是共享粉丝平台又有了新的声明:形象是名人必须要维持的,如果觉得无法维持,可以不用成为共享粉丝的项目名人。

要来,就要草。

.

很多人妥协了,草了。

.

这天,阿星坐在转椅上查看报表数据,看到了一个拒绝向他人推荐自己粉丝的绘图作者。

这让阿星想起了六年前的自己。

绘图作者与文学创作人是项目名人中最常见的两项之一。当年阿星也是个绘图作者,只是一直画原创,没有名气,画了几年后就放弃了,转而使用自己在圈内摸到的知识,与几位不出名的创作者搞起了共享粉丝。

事实可见,他们反而成了规则制定者。

他还在思考着过往自己只有一个两个赞的事情,突然听楼下传来喧哗声。

真奇怪,共享粉丝从来没有遇到过有人吵闹的情况。

阿星记起今日是项目名人的出面会,有些紧张起来,赶忙出门下楼查看情况。

这些宝宝子摇钱树可不能有什么闪失啊,阿星心想,我还要靠他们维持生计呢。​

.

然而,事情并不如他所料。

一名二十多岁的俊俏青年,脸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脸涨成了猪肝色,被两个人架着,正冲站在不远处冷眼观看的另一男子大吼:“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你去死!我不要你的粉丝!你收回去!你别恶心人!”

阿星看向另一个短发青年。浓眉大眼,却用极为不屑的眼神看向眼镜男:“这是交易好吗?我不过是为了完成指标推荐粉丝到你那儿去了。咱们都在一个平台上,有什么要不要的?粉丝嘛,不过就是些见异思迁的货色,爱对他们可是很廉价的,要这么当真作甚?”

金边眼镜大声驳斥他:“胡说!你有什么资格贬低粉丝?正是因为此时的喜爱,才有了创作的动力,没有他们的鼓励,我看你也未必能够继续创作下去!”

短发​哈哈大笑:“没错没错!没有粉丝给我评论给我鼓励我还真没法继续创作!但是,他们的确是会有其他喜欢的人喜欢的作品的,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挽留他们,用更好的自己和作品。我没说错吧?”他向周围的项目名人望去。

大家都不回答,却是默许的态度。

金边眼镜气到发狂:“我讨厌你,我恨你,平时在一个平台,我也不想见到你!我的老粉都去了你那里,给你表白给你做周边,甚至忘记了我,现在你又推荐他们回来?你是不知道他们就是爬墙过去的?你膈应我?!”

短发男露出一个难以形容的笑容。

“对啊,我知道他们是你的粉丝。可是,你最近的作品不也挺好,让他们回头拜读一下,有什么问题嘛。你感觉自己被绿了?很好,我把这顶帽子拿开,有什么疑问?”

金边眼镜在他挑衅的言语中冲开了拉住他的手臂,从背后掏出一把亮闪闪的东西往前冲。

站在一米外短发青年身边的阿星急忙护到他身边,大喝:“放下武器!我给你更多的粉丝!!!”

可是为时已晚。

带有放血槽的管制刀具插进了阿星的身体里,他眼见着汩汩鲜血流了出来。

“你错了,总负责人。”

手上沾满鲜血的金边眼镜在众人的惊呼中却冷静了下来,推了推自己的眼镜。

.

“我不是要共享粉丝,也不是要你营销。”他说。

“我想要的,是那些最喜欢我,最理解我的人。而不是平台上这些三心二意,用爱消费创作人,老是换阵营的家伙。我就是嫉妒,我就是不能接受。”

阿星的血在地上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池塘。

他恍惚中抬起手臂,想要和金边眼镜说什么,却只看到了他转身跑走的背影。

真是天真。

太天真了。

.

失去意识前,阿星想起了创建共享粉丝的初目的。

他极度嫉妒一个人。

他想要对方的粉丝也能承认自己,想要对方的粉丝爬过墙来。他想要别人认可他。

共享粉丝创立之后,这个人和平台签了约,阿星便找人做了个假账号,将自己以前的作品发出来,让这些粉丝接受了自己。他顺理成章地得到了一直想要的粉丝群体。由于不少作品是针对这些粉丝的口味创作的,因此一时间,此人的粉丝几乎全都去了假账号那里。

阿星感到很满足。

.

他缺少承认力,用这个方法就能得到承认力。

他想要去帮人,用这个方法也能帮助到和自己一样的小作者。

.

真的,太爽了。

将嫉妒合理化,阿星死都不会后悔。​​​​​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13)
 
上一篇
下一篇
© luzl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