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心向晚之(一)

竹马和竹马的小故事。

 -

晚晚。
晚晚。
晚晚。

我愿意在心中千次万次呼唤你的名字。
直到有一天,我能在阳光底下,微笑着再一次呼唤你。

晚晚。
晚晚。
晚晚。

 

-

你小时候穿过裙子吧。

戴阿姨给我看过你五岁的照片,因为七岁的时候,你已经不愿意穿了。

我也觉得很可爱。特别是脑门边胡乱扎好的发辫,像是被小男生揪过一样。

后来再扎辫子,是因为你不愿意剪头发,但夏天又热得荒唐,我就给你扎了俩马尾。

你就问我是喜欢女气一点儿的项晚?

我抬手就把你的两只辫子绞了。

-

十一岁那年夏天,晴天很多。

我上课打了瞌睡,被老周赶出了教室,站到太阳底下罚站。

老周黑黢黢的,他儿子也黑黢黢的,祖孙三代都黑黢黢的。他尤其不喜欢细皮嫩肉的小孩,像我这样。

我只好吹着口哨,一只脚默默打摆,等他把期末的考卷讲完。

这张数学说完,我们也可以放学回家过暑假了。我迫不及待,抬头望望金边的云彩,只觉得好看。

 

还没看完,一块橡皮就从楼上掉下来,砸中了我的脑袋。

“对不起对不起!”

我抬头望去,想看看是哪个小子不识好歹,砸了橡皮还敢道歉。

顶上逆光,我只见到一个小刺猬头探了探:“我马上下来拿!”接着就缩了回去。

我把那橡皮握在手里,想骗骗他,让他找不着。

 

不一会儿,就有一只矮我大半个头的小猴子从楼梯上蹿了下来,挠着头跑到我的跟前:“对不起啦,你不疼吧?”

他讪讪地笑着,抬头看我,有些胆怯了。

“疼啊,你说该怎么办?”我故意捂住脑袋,嘶嘶叫了两声。

“啊?那要不要看医生?我用力过猛了……”他慌了,想上前看看我的“伤势”,却又畏惧,将提到一半的脚收了回去。

我笑了,摆摆手里的橡皮,示意他没事。

小猴子这才舒了口气,咧开嘴,呵呵地笑了。

他的牙齿真白啊。我想着。

 

“项晚?项晚!”

二楼有人在喊,小猴子应了一声,接过我手里的橡皮,往门口的班级牌子上瞥了一眼,仓促地对我说:“我叫项晚,下个学期转过来上四年级。有机会再见吧!”

我点点头:“好,我叫张影,影子的……”

“影子”二字刚出口,他就已经蹿回了楼上。

 

我尴尬地把手放下。

明明是个瘦干猴,怎么速度那么快呢。

 

他比我黑点,也比我瘦点。活力充沛,十足一个孩子样。

我再也没想过与他有交际。

彼时我只觉得,班上没有哪个女孩入得了我的眼,于是我把眼睛闭了起来。

她们都太傻啦。又或者是太古怪了,我说不清。

-

我想老天爷是对我知根知底的,所以送了一个人来。

那就是你,晚晚。


全文链接
 
 
 
评论(8)
 
 
热度(17)
 
上一篇
下一篇
© luzles|Powered by LOFTER